前方的公路已经到了尽头,前面就只剩一片灰扑扑的土路了,杜蔚国的车队慢慢的停在了路边。

杜蔚国皱着眉头,下令原地修整10分钟,不修整实在是不行了,五脏六腑都快颠移位了。

就连体质过人的杜蔚国都已经感觉颠簸的有些不适,就更别说手下的这些儿郎了,只是凭着钢铁般的意志硬挺不吭声而已。

这会,太阳西沉,大概再过一个小时左右,就要彻底天黑了,远处是一片苍莽的原野。

此时夕阳把地平线晕染得一片通红,更是如同是鲜血泼洒在了天空之上一样。

场面看起来格外的诡异且凄厉!

杜蔚国此时皱着眉头,揉了揉肚子,慢慢的走到公路和土路的边缘,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如今这土路的路况可就更是一言难尽了。

去年冬天的雪大,最近由于开春,冰雪消融导致土层变得格外松软,这土路被过完的车辙,压得肉眼可见的坑坑凹凹的,一片狼藉。

精通追踪,擅长痕迹追踪的葛满仓,此时从土路上直起腰,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凑了过来。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之中透露出兴奋无比的光芒,这大概是猎人找到猎物之前的那种感觉:

“头,我们追击的方向没有错,一台吉普车,2台卡车,大概1个小时前,才刚刚经过!”

杜蔚国帮他拍打了一下腿上蹭到的泥土,轻轻的点了点头,靠在车边点了一根烟。

杜蔚国目光幽远的看着远处苍莽一片的草场,此时还只是早春时分,北方的气候偏冷。

草地上的草皮还没有长出绿色,只是一片灰蒙蒙的无边无际,在夕阳的印染之下一片血色,虽然豪迈雄壮但是却有些苍凉萧索。

过了一会,杜蔚国收回了目光,熄灭了手上的烟头,沉声说道:

“老葛,一会我走头车。”

葛满仓先是愣了一瞬,然后他神色郑重的点头答应了一声:

“是。”

老葛他是个倔驴一样的性格,这要是放在以往,必然会硬顶几句,但是他和杜蔚国混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习惯了。

眼前这位杜阎王,他在工作当中是个说一不二的主,乾坤独断,言出法随一般。

而且他从来都是冲锋前期,撤退在后,这可是阎王小队的铁律,关键是他的命令从来都没有出错过。

之前在训练场和杜蔚国演练的时候,他也亲自见识到了杜阎王的本事,算是彻底被折服了!

4米多高将近5米的围墙,人家杜蔚国只是简单随意的助跑了几步之后,轻轻借力蹬一脚,就如同狸猫一样,轻松的直接就翻了过去。

武装拉练的时候,阎王小队的成员负重30公斤,而杜蔚国负重一倍,30公里无间歇极限速度急行军。

到达目的地时候,所有人几乎都已经瘫倒在地,爬不起来了,而杜阎王只是将将才出了点汗,风轻云澹的。

至于徒手格斗,阎王小队里最厉害的巴特和王离一起上,也才勉强能招架几个回合而已。

器械格斗的时候,杜蔚国的动作更是快如闪电一般,不管来多少人,都是被他轻松的抹脖子的下场。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最牛皮还是杜蔚国的枪法,他的枪法都已经不能用神枪手来形容了。

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枪法,和阎王小队共同合练的时候,杜蔚国曾经小露过一手。

在高速移动的吉普车上,无论是30米,50米,还是120米快速移动靶,杜蔚国依然是百发百中,无一脱靶。

杜蔚国的战斗力之彪悍,绝对称得上是勇冠三军!

重新上路之后,土路就变得更加颠簸了,吉普车的极限速度也就是30公里的时速了。

这种路况情况下,反而是大卡车才更加轻松一下,毕竟卡车的底盘足够高,轴距也长,车轮也要更大一些。

向前继续行驶大概一小时的时候,天色才刚刚擦黑的时候,杜蔚国乘坐的头车突然之间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随即就是三声急促无比的汽车鸣笛声。

这是阎王小队下车迎敌的信号,阎王小队的弟兄们训练已久,自然反应极快。

头车刹车鸣笛之后还不到3秒钟,阎王小队所有人都已经跳下了吉普车,枪栓上膛,弓着身体,依靠着车体,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就在这时,最先跳下车的杜蔚国,他手里的自动步枪已经开始发出轰响,吞吐火线,首先发难!

其实早在大概300多米之外的时候,杜蔚国超凡无比的视野能力,就已经发现端倪了。

路边的草丛当中有埋伏,这些魑魅魍魉还特么挺阴险的,居然还想故技重施,再次半路伏击一次。

不过这次他们遇见的可是杜阎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战术都是花拳绣腿纸老虎,根本就不值一提。

杜蔚国之所以靠这么近才发难,纯粹是为了练兵,阎王小队的弟兄们打熬已久,也需要见血才行。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杜卫国的麾下想成为真正的精锐,不淬火是不行的,不仅要见血,而且还要见足够多的血,打足够硬的仗,不能沦为他的啦啦队!

“塔塔塔!塔塔塔!塔塔塔!”此时杜蔚国手里的56式自动步枪,已经欢快的奏响了死亡乐章!

如同阎王拿起了勾魂笔,翻开了生死簿!

就在此时,20米之外,路边的枯草丛中,瞬间暴起了2朵血花,紧接着轰隆的爆炸声响起。

三颗手榴弹在空中几乎同时被子弹凌空打爆,草丛之中,顿时就响起了阵阵凄厉的哀嚎声。

果然,阎王小队的虎狼们也不是吃素的,其中王离反应最快,当杜蔚国凌空打爆手榴弹的时候,他就已经怒吼了一声:

“前方20米,左右路边,手榴弹,自由投掷!”

须臾之后,十几颗手榴弹,无比精确的投掷到了路边的草丛当中,剧烈的爆炸声顿时不绝于耳,甚至连杜蔚国都不得不弯腰低头隐蔽起来。

20米虽然说在理论上已经超过了手榴弹的杀伤半径,但是世事无绝对,这种范围性的杀伤武器,根本就不分敌我,还是躲着点比较好。

万一不幸中招被削掉了脑袋,那乐子可就大去了!

当手榴弹爆炸结束的瞬间,杜蔚国就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阎王小队的同志们如同出闸勐虎一般,几个人负责火力压制,另外几个人负责绕路包抄。

“留活口!”

杜蔚国看着这些家伙如狼似虎的样子,不由的大声高喊了一声。

很快,短暂的激烈的枪声过后,王离他们架着着一个双腿都已经被手榴弹炸烂,而且胳膊上还挨了一枪的家伙走到了杜蔚国的面前。

这家伙现在满脸满嘴都是鲜血和泥土,都已经看不清长相了,只是勉强还能分辨出年龄,大概30岁左右。

“头,草丛里一共埋伏了10个人,这家伙是唯一的活口,他刚刚想拉手榴弹殉爆,被我打断了胳膊,口腔已经检查过了,没有毒囊!”

王离干净利索的汇报着,杜蔚国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满意,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点了一根烟,刚想说话,突然挥了挥手。

杜蔚国嘴角此时微微一扬:

“王离,我把他交给你了,我要尽快知道我想知道的所以信息!”

“是!”

王离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兴奋的光芒,手脚非常麻利的把人带了下去。

很快,凄厉的哀嚎声就在空旷的黑夜之中响了起来,如同厉鬼索命一样,格外的渗人。

没错,杜蔚国的目的还是要练兵,不能啥事都是他杜蔚国亲力亲为,阎王小队的精锐们不是摆设,这是老郝教他的,绝对不能做独夫!

大概10分钟之后,杜蔚国的车队,重新上路,继续朝着苏尼特右旗赶路,杜蔚国的车上可是有便携式电台的。

很快,远在四九城的胡斐收到了现场汇报,顿时激动的老脸通红,兴高采烈的狠狠拍了一下办公桌:

“好样的,杜蔚国这小子干活就是特么的提气!”

然后他点了一根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马勒戈壁的,那个不开眼的狗东西,居然敢吃里扒外,老子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随即,他抓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内部电话:

“老常,你马上抽调2个行动小队连夜去张北县医院,听侯5处雷千钧科长的调遣!

另外,你再让人给雷千钧捎句话,不要害怕任何的阻力,务必给老子一查到底,就算是天大的事情,老子也给他托底!”

入夜之后,杜蔚国的车队车速不得不骤降!

不仅仅是因为路况不好,因为本来就是凹凸不平的路面,随着入夜之后视线受阻,就变得更加难行了。

最关键的是,杜蔚国命令车队,已经全部关闭了车灯,此时此刻,整个车队像是幽灵车队一样,仅凭着朦胧的月光赶路!

这个行进方式,特别的阴间。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夜里5台吉普车开着大灯前进,在如此空旷平坦的环境里,就特么成了活靶子一样。

对方的队伍里有个极其擅长伏击战术的老银币,杜蔚国对此不得不防,他永远也忘不了周震北的教训。

万一对方的队伍里也有个擅长夜战的神枪手呢?

杜蔚国虽然拥有闪烁能力,首先这能力不能轻易展露,其次,他也不想和子弹比速度啊!

还是那句话,凡事都有万一呢?

车队行进到夜里8点钟的时候,杜蔚国目光突然一凝,他扭头和坐在后排的一名队员轻声说道:

“周凡,马上给后车发信号,发现敌人,所有人准备战斗!”

“是!”

这名队员接受命令之后,马上掏出手电筒,对着后车驾驶室打出了信号!

这是杜蔚国设置的第二套行进通讯方式,当车队不能发出声音的时候,使用光源发送信号!

很快,后车就做出了回应,收到!

然后信号依次传递下去!阎王小队的这些虎狼一般的战士,顿时又开始整理装备,摩拳擦掌的!

2公里之外,一台吉普车打着车灯开路,其余的两台卡车抹黑跟着前行。

吉普车上此时只有三个人,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他的身材非常魁梧,眼神犀利,此时他非常烦躁的冲着驾驶员吼道:

“老驴!到底还有多久才特么能到地方啊?我特么总有一股非常不祥的预感,这个杜阎王恐怕已经摸上来了!”

那个叫老驴的驾驶员果然是人如其名,是个大长脸,而且还是鞋拔子脸型,他的声音沙哑难听,他没好气的回道:

“操!灯泡,你特么慌鸡毛啊!不是已经让小武他们去伏击了吗?小武外号可是响尾蛇,这小子可是最特么擅长偷袭伏击了!

放心吧!什么狗屁杜阎王啊,挨了枪子手雷还不是一样倒!也就你们,被他吓破了胆子!”

那个光头老被怼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了,他瞪着眼睛,高声喝骂道:

“我特么日你祖宗!傻皮大驴脸,你特么管谁叫灯泡呢?我特么弄死~”

此时,后排座一道阴蛰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了,你们别吵了,老吕,你在前边稍稍减速一下,我先下车办点事情,你们继续前进就行。”

开车的老驴一听这话,顿时就是眉头一紧,本来他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吱声,松了一下油门,车速立刻就减慢了。

光头老语气焦急的问了一句:“夜叉,你要去哪?”

后排的夜叉眼神一冷,语气凛冽:“不该问的事情别问!你们继续按照计划前进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他就直接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一个敏捷的前滚翻,随后就站了起来,朝着一个小土坡跑了过去。”

光头老此时恶狠狠的盯着即将消失的夜叉的背影,语气惶急的说到:

“我草!夜叉这比,他是见势不妙想独自逃跑了吧!他肯定是想让我们做饵,继续吸引那个该死的杜阎王!”

老驴才刚想说话,突然“塔塔塔,塔塔塔!”清脆的枪声炸响,击碎了夜晚的寂静。

光头老眼睁睁看着夜叉刚刚要翻越小山坡的时候,身形一颤,脑袋上绽放出一朵妖异无比的血花,他被爆头了!

几乎就是在与此同时,老驴的脑袋也如同西瓜一样,鲜血脑浆把挡风玻璃喷了个满满当当。

失去了控制的吉普车顿时就是一个急转弯,冲到了路边的排水沟里!

清脆的步枪声并没有停止,如同阎王索命一般,极其富有节奏的不断响起,很快,而两台卡车也相继趴窝。

杜蔚国此刻如同猎豹一样,从吉普车上跳了下来,几户在他站稳的瞬间,就举枪点射干掉了卡车上一名举起冲锋枪企图还击的家伙。

之后他用力的挥了一下手,非常冷酷的命令到:

“肃清残敌,不要俘虏!”

他的身后,阎王小队的同志们,在月光的印衬之下,如同群狼一样勐扑了过去!

激烈的枪声瞬间就如同爆豆一样响起,须臾之间就已经结束了,王离一路小跑过来:

“杜处,报告!敌匪9人已全部击毙!我方无人受伤。”

杜蔚国轻轻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扬:

“迅速打扫战场,然后我们一起去草地上吃手把肉!”

“是!”

第二天中午,到杜蔚国一行人重新回到九龙城镇的时候,居然遇见了雷千钧他们。

昨天半夜的时候,胡斐就支援了他两个行动队,所以处理完张北县的一干事宜之后。

他就火速的赶来了九龙城镇,一是要把这里的钉子拔了,顺便准备随时支援杜蔚国。

杜蔚国之所以在路上遇袭,必然是这里有人通风报信,他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雷千钧。

而这个钉子百分百就在九龙城镇,丫的,这些人实在是太猖獗了!

简直就是明目张胆了!

看见雷千钧,杜蔚国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非常紧张的问道:

“老郭他咋样了?”

雷千均此时满眼都是笑意,这才是他喜欢的领导,永远都把自己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他的语气轻快的说道:

“头,您放心吧!郭处目前已经脱离危险了,他已经没事了!早上我准备出发的时候,他还醒了一会,听说你来了,他才放下心,重新睡了过去。”

一听这话,杜蔚国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忐忑不安的心,才全是放了下来,他真的特别害怕听到噩耗。

杜蔚国轻轻拍了拍老雷的肩膀,给他递了一颗烟,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语气唏嘘的感慨道:“还真是万幸啊!老雷,一处里边的内鬼找到了吗?”

一听到这个问题,老雷不禁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这才轻声说道:

“嗯,头,我已经找到了,就是2科长林荣先,不过他应该是被动泄密的,按照我的初步推测,他媳妇才是~”

一听这话,杜蔚国顿时就皱起眉头,他昨天见过林荣先,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而且他也非常配合支持杜蔚国的工作,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就彻底完蛋了。

即时他不是主动泄密,而是被人利用的,但是由于后果严重,他也一样难逃罪责。

早知道,泄密罪可是同样严重的!林荣先他最轻也是会被判刑的,杜蔚国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这个要命的特勤工作,还真特么是刀尖上跳舞的职业啊!躲过了明枪,却躲不过暗箭啊!

虽然他非常同情林荣先,但是法不容情,他是绝对不会徇私的。

“人已经控制起来了吗?”杜蔚国的目光幽远,语气沉闷的问了一句。

“嗯,放心吧,头,已经控制起来了。”

雷千钧平静的回答了一声,杜蔚国只是轻轻的点了点,沉吟了一瞬,扔掉了手里的烟头,用脚狠狠的碾了一下,吐气扬声:

“走!我们打道回张北!”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