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声的毛耳朵一支棱。

毛乎乎得脖子缩进破兜兜里。

只露出耳朵尖尖,就像两根天线似的。

他紧张的直用手抠兜兜。

林宵宵拍了下:“吼,我兜子本就快坏啦,再抠,小心我把你的皮子扒下来缝兜兜。”

【我这兜兜可不是普通兜兜,能装万物呢,缝补也要成精的兽类皮毛,嘻嘻,这个小黄黄正好。】

一直盯着林宵宵嘴巴的苏声,尾巴的毛都炸了。

他,他好像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

原以为这个远房妹妹只是擅长捕猎救人。

没想到是个大师啊。

他讨好的把长长的,像鸡毛掸子般的大毛尾巴扫向林宵宵。

“阿嚏,阿嚏……”奶豆子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把毛尾巴塞回去,勉强掀开呛的通红的眼睛。

“你,你以为可可爱爱的猫猫啊,你现在是黄皮子!黄皮子的臭屁股可是天下出名的!”人类幼崽没忍住,咳了两声。

苏声卷起尾巴,半信半疑的去闻:“有,有那么臭……呕……”

林宵宵含了个清息丸,缓了好一会才去了院子。

苏家早晨的院子忙的很。

‘苏声’正在花园里慢腾腾的散步。

比他矮了一个头的苏圆,踮着脚给他擦手手,俩小手颤颤巍巍的捧着大大的水袋给他:“锅锅,喝水。”

‘苏声’眼睛聚成尖尖的形状,嗓音都变了:“小孩儿,你明知我是谁,为何还对我这么好!”

苏圆短胖的手指头搅来搅去。

瞅瞅他,又赶忙瞅瞅地,小小声的:“因为,因为我锅锅在你手里,你手里……有,有人质。”

‘苏声’呼了口气,忽地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他猛地回头看,正正好好同兜子里冒头的黄鼠狼来了个眼神对视!

“你怎么在这儿?”‘苏声’对视之后,神色大变:“你受伤了!”

黄鼠狼苏声呆了呆,脱口要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宵宵的小手狠掐他,他乖乖闭了嘴。

“没有哇,嘻,你看错了吧。”又扯着揪揪上的穗穗,故作不经意的探话:“你为什么说它受伤了呀?”

‘苏声’自是不能承认他用灵气探到的,只好编了个话:“我对血的味道比较敏感,闻到它身上有血腥气了。”

林宵宵耸耸肩‘噢’了一声。

她把黄鼠狼苏声薅了出来。

那动作看的‘苏声’手都紧了:“你能不能轻点!”

他那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啊。

“我的黄皮子,我爱怎么抱怎么抱。”林宵宵又给它喂了些东西,挠了挠它的下巴:“乖乖小黄黄,你要吃饱饱,给我赚钱钱。”

‘苏声’更惊了:“你让它给你赚什么钱?”

林宵宵仰头,一派天真:“动物杂耍呀。”

她开心的掰着手指头:“钻火圈,跳障碍,跑滚筒,推车钻圈,喔还有直立行走……”

“嘻嘻,听说黄皮子最擅长直立行走啦。”

“到时候我一定可以赚个好价格。”

“哎呀呀等它累死了,再把它的皮毛剥下来给我补包包,简直就是一黄多用呐。”

林宵宵说完,特意夹着小眼皮去瞄‘苏声’的神色。

他脸涨红,气得跟河豚似的。

恩,就是要他生气。

林宵宵揣着黄鼠狼苏声撅嗒撅嗒的回了自己家。

夜深人静,适合作奸犯……鸡鸣狗盗。

得了小主人命令,守在墙根下的豆包肉包听到了爬墙的动静。

悉悉梭梭的,想不注意都难。

‘苏声’进来后,迷茫的扫了一圈,他虽可以循着气息找到自己的本体。

但,特娘的。

林宵宵那小孩儿是带着他的本体四处乱窜了么!

怎的……四处都是本体的气息。

一筹莫展之时,就见那人类胖崽养的傻狗撒完尿,扭着屁股朝前走去。

恩,跟着这傻狗就对了。

‘苏声’盯着这房间,悄悄溜了进去。

才踏进正中央,只觉一阵窒息感扑面而来。

他被一张巨大的网牢牢的罩住了。

烛火通明,‘苏声’看见林宵宵盘腿坐在椅子上。

豆包肉包像左右护法似的站在她两侧。

“我还以为进来賊了呐,原来是一只大耗子进来啦。”

“你早知道我要来。”‘苏声’笃定。

“嗯嗯,你今天盯得我怕怕,我不得有点防范啊。”林宵宵掏出黄鼠狼放在腿上撸着:“你是来偷它的叭。”

“呵,小孩儿。”‘苏声’也不特意模仿人了,那双眼睛聚着狡黠的光,整张脸往前探,嘴巴是凸出来的,活脱脱黄鼠狼的样子:“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对吧。”

“嗯嗯,我又不傻。”

“小孩儿,你应该知道人类不该搅合我们黄大仙的事,不然会遭因果的。”

林宵宵不以为然的摆摆小手:“嘻,我不是人类,我是人参精呀,你是精我也是精,谁也不比谁高贵。”

“人参精?”‘苏声’探去,这么一探,吓到了,她哪里是人参精,她身上的灵气强大无比,结合了六界的能量和灵气。

看来,人参精只是她掩盖能量的由头罢了。

他沉默了,这次好像踢到铁板了。

林宵宵见他不吱声,寻思着:该拿出杀手锏吓唬吓唬这货了。

“你不想老实交代也可以,我可以把苏声的魂魄从你本体里勾出来,附在其他小动物身上,然后把你本体做成我的屁股垫。”她笑得跟小恶魔似的。

‘苏声’是个很会审时适度的人。

遇强,还是先保命吧。

他顺着台阶下了:“保护动物,人人有责,我也不愿附身他,我是为了报恩。”

林宵宵自然知道黄鼠狼报恩的性子。

她决定好好吃瓜:“你们先回各自的身体。”

她画了两张换魂符,分别贴在他们的天灵盖上。

她在虚空抓着两个的魂头,嘀咕了几句什么。

换魂符闪着淡淡的光,小奶豆说了句:换!

眨眼的功夫,一人一黄便换了回来。

苏声被换回来还有些不习惯,往边上躲了躲,又捏了捏自己的肉,看看是不是做梦。

被换回来的黄鼠狼被林宵宵摁在怀里挠下巴:“恩,你说故事叭,你报的谁的恩?”

“该死,你别碰爷。”黄鼠狼挣扎了几下。

恩?被挠下巴居然有点爽。

噢,这该死的甜美。

“说呀。”林宵宵催促。

“我报……”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