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文轩和曾丹苓的第二次约会很成功,两人的关系已经由生疏到熟悉,甚至已经开始向亲密转变。

两天之后,岳文轩再次拎着东西拜访郭大姐。

进门之后,让他意外的是曹大姐竟然也在郭大姐家里做客。

“曹大姐也在,我正想着这两天去你们家里认认门,过两天还得麻烦你帮我跑一趟。”

说着话,岳文轩打开带来的兜子,从里面掏出两个大鸭梨,分别往两个大姐的手里塞了一个,“从一个朋友那里打劫来的,已经洗过了,你们都尝一尝。”

“我听老郭说你相亲的事情成了,先对你说一声恭喜。”曹大姐咬了一口大鸭梨,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岳文轩说道:“主要是小曾那边要求不高,挺朴实的一个女孩,属实是我高攀了。”

“缘分的事情,没什么高攀不高攀的,等结婚以后好好对待小曾,我相信你们俩的婚后生活一定会很幸福,这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岳文轩和曾丹苓的年龄确实差的有点多,但曹大姐这些年一直在妇联工作,看过太多的夫妻闹矛盾,反而对他们俩的结合比较看好。

她觉得岳文轩的年龄刚刚五十岁,也不算很大,勉强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重要的是岳文轩已经离休,有的是闲暇时间,工资又高,又没什么负担和拖累,小曾和他结婚之后,生活一定会很顺遂,很幸福。

到了她这个年龄,更看重婚姻的实质,已经不太在意世俗的眼光和大众的看法。

岳文轩拿来的大鸭梨又甜又脆,吃完之后,郭大姐意犹未尽的称赞道:“你朋友从哪里买的大鸭梨?这是我吃过的甜度最大的鸭梨,实在是太好吃了。”

“据说是鸭梨第一乡的泊头大鸭梨,回头我问问他还能不能多搞一点,鸭梨耐放,寒冬腊月里也能吃到,那个时候没有比鸭梨更好的水果。”

岳文轩找了个理由,已经打定主意等到寒冬的时候给两个大姐各自送上一兜子。

这么好吃的鸭梨,就算是以前供应充足的时候,也很少能吃到,两个大姐难免多议论了几句。

聊完这个话题,郭大姐继续说道:“小岳,昨天我已经专门去找小曾问过了,我把你的意思和她讲了讲,她没什么意见,同意月底结婚。

还让我转告你,不用特意给她准备布料和毛呢料,她不缺衣服穿。现在的布匹供应也是越来越紧张,让你好好留着,以后肯定有能用到的时候。”

不等岳文轩说话,曹大姐就称赞道:“虽然我没和小曾姑娘见过,但听她说的这些话,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姑娘。

小岳都五十岁了,找个后老伴儿还能找一个这么好的姑娘,真的是便宜他了。”

“曹大姐,咱俩才是朋友,你到底站哪头的?”岳文轩出声提醒。

“你让我嫉妒了不行吗?好事都让你遇到了,你说你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岳文轩笑着说道:“咱俩是朋友,我的运气好,不就是你的运气好?你多去我家里做客,也能沾几分好运气。

眼看着这个月底我就要结婚了,这件事情还没和家里的几个孩子提起,要想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把他们的工作做通,没别的办法,还得请两个大姐出面,我今天就是为这件事情来的。”

上次岳文轩来郭大姐家里已经和她提起过这件事儿,郭大姐已经痛快的答应,今天见到了曹大姐,正好当面知会一声。

郭大姐接话道:“咱们都知道小岳的几个孩子都是特别孝顺的好孩子,但孩子们对他再婚这件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小岳从来都没有和他们聊过这件事儿,所以难免担心他们会不支持。

小岳是长辈,不好亲自开口,就想拜托咱们两个出面,给孩子们做做工作。

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你来做更专业,我这辈子也没保过几次媒,给孩子们做工作就更没经验了,还得是靠你,我也只能在旁边给你打个辅助。”

曹大姐很自信的说道:“这有什么好为难的,就交给我好了,保证能给小岳把事情办好。

虽然我没见过小岳的几个孩子,但仅仅是从他嘴里了解到的那些,就能知道他们都是特别好的孩子。

有些家庭里的孩子确实非常抵触父母再婚,但我想这几个孩子应该不会。

就凭他们对小岳的孝顺劲儿,就算他们心里有顾虑,我也有信心能做通他们的工作。”

岳文轩赶紧适时接话道:“因为婚期定的比较紧,所以这件事情不能拖,曹大姐你看这个周日你有时间吗?”

“我现在都是离休的老太太了,天天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时间多的是。”

“既然有时间,那就麻烦你和郭大姐在这个周日跑一趟。

这两天,我好好准备准备,趁着人多热闹,咱们包饺子吃。”

结婚的时间太紧张,岳文轩也只能把事情做到前面,免得出了什么变故,还得把婚期往后挪。

三言两语把这件事定下来,三个人开始说一些其他的话题。岳文轩没打算在郭大姐家里吃午饭,聊了一会儿,也就告辞离开了。

几个孩子都不在身边,想要通知他们周日过来,还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幸亏老三每天中午都来家里吃饭,岳文轩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他,让他来转告。

岳文轩把日子定在这个周日,主要是为了迁就大女儿的时间。大女儿每一次出车一走就是四天,有的时候还会和别人调班,家里有什么事,只能以她的时间为准。

不过年不过节的,老爸突然间召集所有人回家吃饭,几个孩子都挺纳闷,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只能向老三打听,但老三是个粗心大意的人,并不知道老爸最近的变化,自然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曹大姐和郭大姐没有工作的拖累,也没有家庭的拖累,周日上午,早早就来了岳文轩的家里。两个人都没空手,郭大姐带来了一大包板栗,曹大姐的兜里装了满满一兜子黄苹果,都是难得的好东西。

考虑到孩子们也都会过来,岳文轩特意准备了一大盘子零食,除了几种糖块以外,还有大红枣和核桃。

孩子们还没来,这一盘子零食正好可以先用来招待两位大姐。

岳鸿英现在已经是大学生,昨天下午上完课之后就回家了,正好可以帮着岳文轩招待两位客人。

这个年代的女大学生太罕见了,岳鸿英又遗传了父母的基因,相貌出众,皮肤白皙,绝对是标准的大美女一个。在郭大姐看来,也就是比曾丹苓稍微差了一点。

两个大姐对岳鸿英很感兴趣,态度很是和蔼,拉着她在一旁说话,问了她很多生活上和学习上的情况。

两位老大姐都是知识女性,虽然年龄上和岳鸿英差了很多,但在思想上仍然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岳鸿英也很乐意和两位长辈聊天,三个人在一起竟然很投机。

年龄大的人,都比较关心年轻人的感情问题,久在妇联工作的曹大姐更是形成了习惯,她拉着岳鸿英的手问道:

“鸿英啊,东省大学在咱们国内也是赫赫有名的高等学府,每一名能够考入其中的学子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你那些同学里面有没有让你特别动心的人?”

岳鸿英没想到曹姨突然间问出如此让人羞涩的问题,虽然脸皮发红,但还是如实说道:

“曹姨,我刚刚入学才几天时间,你说的事情当然不可能发生。

况且我爸早就和我说过了,最好不要在大学里边谈恋爱,他说万一工作分配的时候没有分配到同一个城市,那得有多痛苦?

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肯定不会在大学阶段谈恋爱。我考进大学是为了努力学习,报效祖国,不是为了去大学里搞对象。

我爸给我做了那么多工作,我要是还听不进去,那就太不知好歹了。”

“鸿英真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你爸也是个负责任的父亲,道理虽然很简单,但就是有很多人想不明白,所以才造成了很多悲剧。

这样的事情,我听过不少,原本我还想着举几个例子给你一个警醒,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

曹大姐是真的很喜欢岳鸿英,又觉得她没有妈妈在身边照顾,所以才会交浅言深的同她说这些话。

郭大姐也在一旁说道:“鸿英啊,谈对象这件事情,咱们做女孩子的不用着急。

等你毕业之后,如果能自由恋爱,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那当然更好。万一找不到合适的,你放心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和你曹姨。

不是郭姨和你吹,我们俩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以前又是分别在文联和妇联,工作上没什么突出成绩,就是人脉比较广。全市的优秀男青年不说都认识,但说一句大部分都认识,绝对不算夸张。

等你大学毕业,我们两个保准给你挑一个各方面让你满意的优秀青年。咱们泉城这么大,优秀的青年干部还是不少的,绝对不会委屈了你。”

郭大姐敢说这样的大话,也是因为岳鸿英长得太漂亮了,又是这个年代难得一见的女大学生,家庭条件又好,所以才敢给出这样的承诺。

像岳鸿英这样的条件,就凭她的相貌和大学生的身份,足以匹配任何优秀的男青年,就看有没有缘分了。

岳文轩对女儿的婚事自然也很上心,借着这个机会说道:

“有两个大姐给鸿英操心,那我就放心了。孩子毕业还有四年时间,你们先在心里记挂着这件事儿,遇到合适的,一定先想着咱们鸿英。”

这个年代的人结婚早,像岳鸿英这样的女大学生,一般都会在毕业之后一两年之内结婚,不会把婚事拖得太晚。

要是一直低不成高不就,等年龄稍微大一些,选择的余地就更小了。

像岳鸿英这么好的姑娘,两位大姐都乐意给她保媒,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岳文轩第一次召集孩子们来家里,几个孩子都有牵挂,来的都比较早,还不到九点钟,全家人就都到齐了。

他结婚的事情不方便让几个小孩子听到,岳文轩就打发老大家里的两个孩子领着几个弟弟妹妹出去玩儿,家里剩下的都是成年人。

客厅的面积有点小,椅子和小板凳都用上,这才让所有人都在屋里坐下。

孩子们进门的时候,岳文轩就已经把两个大姐的身份分别给他们做了介绍。知道了这两位离休女干部的身份,大家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只是不太敢确定。

招呼大家都坐下,曹大姐首先开口说道:“这次我和郭主任来你们家做客,主要是代表组织和你们几个谈谈心,说说心里话。

组织上对于文轩同志离休之后的生活和健康恢复状况都非常的关心,他为革命工作奉献了一生,组织上希望他有一个幸福的晚年,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考虑到文轩同志只有五十岁,又有卧病在床的那段经历,组织上对他一个人生活是有忧虑的。不说以前的病情有没有复发的可能,就算是有个头疼脑热,身边没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也特别让人不放心。

现在的医疗条件这么发达,五十岁正是一个人精力旺盛的时候,经过多方面考虑,组织上希望文轩同志能够再找一个革命伴侣,这样就能让他在生活上有人照顾,也有利于他的身体尽快恢复健康。

当然了,这仅仅是组织上的建议,为了不影响文轩同志的家庭和睦,我们首先要征求你们每个人的意见。

如果你们不赞同或者有什么顾虑,可以畅所欲言的说出来,咱们可以共同探讨这件事。”

曹大姐的这番话落地,久久没有人说话,客厅里鸦雀无声,每一个人的呼吸声似乎都清晰可闻。

郭大姐对于曹大姐的这番话很是钦佩。曹大姐到底是多年的妇联领导,这番话着眼于大处,说的堂堂正正,确实比她想的那些措辞有水平。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