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

被虫子和奴隶们缠得不耐烦的瘟疫终于怒吼一声,甩出了一枚金色的龙徽。

“所有的cp0,全员后退,神之骑士团行事,一切后果概不负责!

原本瘟疫是不屑于自己那枚龙徽的,以为自己本来连天龙人都不是。他曾经是一个医生,后来为了击败自己的哥哥,专门研究病毒后才被尹姆招揽。

天才都有傲气,他对于依靠龙徽来办事一直是不屑一顾的。

但是眼下这个情况,还是赶紧结束混乱比较好。

果然,龙徽飞出来后,眼尖的cp0顿时悚然一惊,看着一身黑袍的神之骑士,也谨慎了起来。

虽然大多数cp不知道神之骑士的存在,但这不包括cp0。只不过一般来说没多少人见过神之骑士而已。

cp0立刻掩护着身边的天龙人离开。而玛丽再次孤立无援,明眼人都知道神之骑士的目标是谁,因此哪怕李文斯顿一族作为天龙人的名声什么的都不错,但是也没人敢动手帮忙。

到头来,还是奴隶们蜂拥而上。不仅是为了保护玛丽,更是为了发泄出自己长期被囚禁的愤怒。

然而,没有了顾及的瘟疫此时终于得以放开手脚。

“哈……”

“都给我去死吧。”

瘟疫大手一抬,宽大的黑袍之下黑烟弥散出去。

随着黑烟的蔓延,虫子被腐蚀得只剩一点硬壳,而血肉迅速消融下去。

剧烈的恶臭味在玛丽乔亚干净整洁的街道上蔓延,暗褐色的血水和骷髅倒在地面上,如同白色的彼岸花一样在大街上开放。

几个神之骑士团成员吃下了抗药,因此在黑烟中安然无恙。他们身边的奴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短短几秒钟,偌大的百米长街出现了一条空荡荡的街道。

而玛丽的小腿也被腐蚀了一点,剧痛之下倒在了地面上。

“还好你跑得够快,还是直线跑的,很容易预测轨迹。”

瘟疫踏碎了面前的股价,冷笑着走向玛丽。

“不然想要抓到你这个这么会跑的家伙,病毒的剂量还真是不好控制。”

“还好,你刚好跑到了活性范围的边界。否则,还得多花我一份应急针。”

直到这个时候,跑无可跑的玛丽才回头看去。

之前她谨记着自己母亲说的话,一直跑,不管中途发生了什么事都没有回头看过。

哪怕身边有那么大的骚乱,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慑到的玛丽对此也没有多少反应。

她毕竟不是她的哥哥,那个一直在修炼、疯狂变强,而且看起来相当沉稳的埃德维德圣。他们兄妹之间的成长环境截然不同,玛丽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一朵温室中的花朵。

虽然有和其母亲一般的善良,但是只有善良是没有用的。

神之骑士团的人缓缓地跟在瘟疫身后,瘟疫则是走近了玛丽。

“乖,小姑娘。我可不能也不敢伤害你。”

瘟疫发出了异常的怪笑声:“要是你有什么闪失,那位大人杀了我一百次都不够啊。”

“但是要听话哦,小姑娘。”

“否则……”

“抹掉你的意识,倒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呢。”

说罢,瘟疫缓缓伸出手,抓向玛丽。

而在这个时候,自事发开始便一直沉默地玛丽忽然开口了。

“你……”

“嗯?”

瘟疫的动作微微一顿。

“你们身上很脏。”

“……”

此话一出不但是瘟疫愣住了,几个神之骑士团也愣住了。

这完全不符合现在的气氛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玛丽接下来的话。

“妈妈说小孩子可以看到一些脏东西……”

“你们的身上,很脏。”

“……”

沉默。

长久的沉默。

沉默之中的神之骑士团们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他们知道玛丽说的【脏】是什么意思了。

终于还是瘟疫怪笑两声打破了寂静。

“小鬼……”

“你说话真是很惹人恼火啊。”

说罢,瘟疫便不在废话,大手抓住了玛丽。

“跟我走吧,闭上你的那张嘴。”

“否则,小心我把它缝起来。”

瘟疫说罢,将玛丽直接夹在了手臂下。

飘在空中的任文月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没有任何波澜。

因为在天空中俯瞰一切的他知道,瘟疫没办法带走玛丽。

倒不如说,他要倒霉了。

“呼……嗡!”

空气中传来了巨大的蜂鸣声,几人前进的脚步勐地停滞。

一张漆黑的墙壁横在了他们面前,蔓延几百米,将附近的街区全部横断开来。

五个人从街道对面迎着瘟疫等人走来。

其中四人明显以中间的那个白衣男孩为首。

瘟疫见到来人,眯起了眼睛,任文月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看戏不怕事大的目光。

幼年体的埃德维德圣,加布里埃尔,不知名的褐衣男人,白龙,黑骑士。

没有多少人有足够的远程攻击能力啊,白龙可能有。

这样的阵容要怎么才能拦住瘟疫呢?任文月很好奇。

“……这不是埃德维德圣殿下吗?”

“您现在不是应该在将军那里训练吗?”

瘟疫对着埃德维德圣微微一礼。其他几个神之骑士团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瘟疫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们还是紧跟着他鞠了一躬。

埃德维德圣用空洞的眼神环视了一圈,周围白森森的骷髅传出的死亡气息让人浑身不适。

没有回答瘟疫的问题,埃德维德圣将目光对准了瘟疫。

那种空洞的仿佛杀灭了一切感情,如同绝望至极的人与神明一样极端的眼神,哪怕没有直视,任文月都不禁悚然。

果然……这世界上真的有天才啊。这个年纪,没有自己的外挂,都能有这样的气势。

终于,许久后,看着仍然没有抬起头的瘟疫,埃德维德圣开口了:

“【瘟疫】合万文,我之前找你要求的那管针剂,现在进度如何了?”

“!”

“!”

“!”

此话一出,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加布里埃尔等四人和任文月悚然一惊,看向面无表情的埃德维德圣。

而神之骑士团们则是用仿佛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邪恶一样的眼神看着两人。

短短的一句话中不知道蕴含了多少信息量,连处于上帝视角的的任文月都懵了。

埃德维德圣一副外向开朗、英姿卓绝的样子……难道是他伪装出来的表象???

他和瘟疫之间有合作!?

一时间,任文月心乱如麻。

“嗬嗬嗬……”

瘟疫反倒是早有预料了,他闻言,抚掌而笑。

“埃德维德圣殿下,不负您之所望,在下已经把您所要求的试剂做出来了。”

“这种效果堪称剧毒的东西,你要拿来对谁使用呢,你要对谁使用呢?”

说着,瘟疫抽出了袖子中一管澹蓝色的试剂,递向埃德维德圣。

埃德维德圣走到了瘟疫身前,接过了那支试剂。

他身后四人目瞪口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埃德维德圣用两根手指捏住了试剂,对着阳光看了看。

“这是针管式容器,可以直接顶在人身上,就可以将内溶液注入人体中了。”

瘟疫补充道:“阁下付给我的货款诚意十足,在下以自己的毒师身份保证,这管试剂的要求绝对超出您的预料。”

“……”

埃德维德圣没有回话,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将试剂隐藏在袖子中,随后直接从瘟疫身边擦肩而过。

他几步走到了玛丽身前。

“哥哥……”

懵懂的玛丽完全不理解现在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原本在自己的眼中洁白无暇的哥哥,忽然出现了脏东西盖在了他身上。

“噢,埃德维德圣殿下,如果您要带走维尼修斯宫的话,这不允许……”

瘟疫忽然好似想起什么一样的转过身说道。

而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

埃德维德圣没有任何犹疑地,迅速将那管澹蓝色的试剂插进了玛丽的脖子。

“冕下!”

“殿下!?”

“埃德维德圣殿下!

这一刻,不管是谁都大惊失色。

加布里埃尔这一刻杀气几乎溢于言表,她的感情几乎暴走,所有的暴虐**失控地指向了埃德维德圣。

而黑骑士和白龙则还是能勉强保持冷静,拉住了加布里埃尔。

但是褐衣男子,也就是尹万可忍不住了,他飞身扑向埃德维德圣。

“拦住他!

瘟疫咆孝道,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语气中那股惊怒的心态。

神之骑士团们顿时涌了上去。心中再怎么震惊,他们的素养还是相当高的。

尹万暂时被拦住了,双方对峙。

而瘟疫则是飞快地冲向了埃德维德圣和维尼修斯宫两人。

“埃德维德圣,快住手!”

“否则别怪我杀了你!”

看着蓝色的毒剂注入玛丽的身体中,瘟疫目眦欲裂。

他比谁都清楚那种毒剂有多么可怕的能力,以玛丽的身体素质不需要十秒钟就会毒发,在痛苦中挣扎一段时间后就会不可逆转的死去。

而一旦玛丽死去……

瘟疫感觉到了头皮发麻,他不敢想下去了。

“扑通。”

埃德维德圣撇开了针管,而玛丽则是应声倒在地上。

她的皮肤瞬间变成了赤红色,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炽热的蒸汽肉眼可见地从她身上冒了出来。

而埃德维德圣看也没看维尼修斯宫一眼,转过身,看向瘟疫。

“我的母亲,是你动的手吗?”

“【瘟疫】。”

“是,那又如何!?”

瘟疫怒吼道,此时他根本没心思和埃德维德圣说什么闲话。

他要第一时间想办法救治玛丽。虽然他没有研制解药,但是他对于自己研发出来的毒剂相当了解。如果及时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救回来。

而埃德维德圣听到了瘟疫这么说,原本空洞的眼神中忽然浮现出一抹冷光。

“原来——”

“——如此。”

埃德维德圣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闭上双眼。

“果然。”

他缓缓地抬起手,手心对准了神之骑士团的众人和瘟疫。

随后,他勐地睁开眼,看向了他们。

这一刻,原本空洞无比的眼神中充斥了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刺人的可怕杀意,原本古井无波的神色变得狰狞而狠厉。

“——”

“轰!

一股强而有力的紫色气势从埃德维德圣的身上爆发出去,辐射开来,笼罩了方圆数百米的距离。

位于这个范围内的加布里埃尔四人、神之骑士团和瘟疫一同僵住了,动弹不得。

瘟疫的目光骤变,他双目愕然地看向了埃德维德圣。

而同样处在气势覆盖范围内的任文月则是身体一抖。

霸王色是灵魂的力量。就算他的意识体无法与记忆世界交互,但是当这种气势在记忆世界中出现的时候,任文月一样会隐约地受到一些刺激。

而看着地面上的飞沙走石,他忍不住咋舌道:

“又是一个霸王色,真是一脉相传的资质……能造成物理破坏,ex级别的霸王色?”

“品质很高,但是……为什么范围会这么小?”

任文月俯瞰着玛丽乔亚摸不着头脑。

不管是什么级别的霸王色霸气,就目前玛丽所见过的霸王色霸气的拥有者,他们的霸王色不说多恐怖,覆盖几千米的范围是丝毫没有问题的。

但是埃德维德圣这个霸王色虽然品质很高,但是范围也太小了,区区几百米。

而且从气势的横断面如此清晰上来看,这不是埃德维德圣有意控制的结果,而真的是他能达到的极限。

“所以……霸王色的品质和范围到底是什么关系?心态对于这个的影响因素到底是什么?”

任文月挠了挠头,但是他也清楚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这时候相比起思考这些暂时没什么卵用的东西,看事情的发展更重要。

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无比的正确,因为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

“……”

看着全部动弹不得的人群,埃德维德圣原本狰狞的神色再一次恢复了令人胆寒的面无表情。

“你让我生气了,瘟疫。”

埃德维德圣慢慢地走到了瘟疫身前,看着身体僵硬住的瘟疫,埃德维德圣用手抓住了瘟疫的头发,抬起了他的头。

让自己的眼神透过面具和瘟疫交汇。

那充满了杀气和死意的眼神让瘟疫咽了一口唾沫。

埃德维德圣缓缓开口:

“让王发怒,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后果。”

“我是玛丽乔亚的王,八百年的【天龙】。”

“弑杀王亲,其罪何如?”

埃德维德圣甩开了瘟疫,瘟疫踉跄着后退几步,就又僵住了身体。

“这……”

而就在他张开嘴想要对埃德维德圣说些什么的时候,埃德维德圣冷酷的宣判声传来。

“其罪当诛。”

“瘟疫,你的命还有用,暂且寄下你的头颅。”

“至于你们——”

埃德维德圣看着远处背对着他动弹不得的神之骑士团们,右手一挥,做出了一个自刎的姿势。

他的童孔中闪过一抹虹光,紫色的霸王色气势抖动了一下。

“以天龙人的身份命令你们——”

“自裁罢。”

埃德伟德圣说完,仰天张开双手。

整个身体的姿态,就像是一个十字架一样。

下一刻,神之骑士们没有任何犹豫,齐齐拔出自己的佩剑。

整齐划一地立正,将利剑斩向自己的脖子。

鲜血在空中喷洒,红色的雾气中,满是错愕的眼神。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