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瑾瑜避过了她的目光.

是自己对不起她,这一切的一切的缘由都是自己,自己种下的罪孽恶果,并不希望眼前之人为自己开脱.

她起什麽便是朝着门外跑去,慌不择路的样子,让姬南珏的心头幽幽一颤..

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悔恨交织,也看到了自责恐惧.

夜色之下的灯火朦胧的流淌过她的肌肤,在她的发间逗留,形成了一道潋滟的弧光,林瑾瑜的一双手被姬南珏紧紧地抓住,细细地喘息着,别过头没有去同他对视.

"朕是有苦衷的."

这件事在姬南珏的心中思索了很久很久,他一直拿捏不定主意,只是看到如今她的样子,心中再也承载不住愧疚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她的眼眸:

"此间扣仙门事了,朕会告诉你真相."会告诉她,那个自己埋藏了百年的真相.

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暗中提放着所有人,躲藏着所有人的视线另一个自己只能在黑暗夜幕之中苟活着,这一种生活姬南珏已经过的太多太多了.

姬南珏知道,一旦自己是女子的身份暴漏,那么自己苦心经营了数百年的东风古国,便会顷刻间瓦解,几百年的国祚将毁于一旦.

自己真的能承受得了世人的口诛笔伐吗?

林瑾瑜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眸,生出了一丝丝的错愕,下一刻便是感觉到他一手托着她的背脊,一手插到她腿弯之下,将她横抱起来.

身影一动两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一处房间,是姬南珏这几日住的房间.

干净而整洁,银蓝色的月光就流淌了进来,洒在了她的身上,月光如水,他的玄衣如墨.

"真相......"林瑾瑜喃喃自语道.

然而在姬南珏的手想要将她揽进怀中时,她却依旧是那个不经意间推开的动作,林瑾瑜愣愣的望着自己的手,两人同时沉默了.

林瑾瑜的心中慌乱,这明明就是自己梦寐已久的事,可是为什麽会有这种反应?

那个白发白衫明明生的很好看的脸,却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宛若恶魔一般,冲着自己笑.

姬南珏了解她,望着她的动作,心中不由得一叹,果然吗?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孽缘啊.收回了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了摸她的脑袋,随和道:

"酒喝的太多了,朕......我为你冲泡一杯蜂蜜水.""今晚就在这儿睡吧."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林瑾瑜别过脑袋,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将身旁的枕头翻了一个面,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上,想要躺的高一些.

就在她这么做的时候下一刻,已经微微闭上的眼眸却又是突然睁开,昏昏沉沉的脑袋并没有影响她的视觉,她使劲地摇了摇头,就这么直勾勾地盯枕头之下的那个大红色的肚兜.

金丝凤凰刺绣.亦或者说,那就是自己的肚兜.——自己丢失了好久的肚兜.

"我的肚兜怎么会在这儿?"

林瑾瑜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地,下意识地便是拿起它,放在了自己的鼻息之间,轻轻嗅了一下,那是一个熟悉的味道,自己曾在他的身上闻到过的,别的女人的味道.

她有些发懵.

抬头,再次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房间内,想要去寻找一下蛛丝马迹.

在那个矮案上,她看见了白色的药渣,亦或者说,尽管已经被遮掩的很好,但是她依旧可以嗅的出来上面的味道.

"仙缘草."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痛了,但似乎因为这个缘故,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

门外,推门声以及脚步声传了过来,林瑾瑜一脸戒备的望着姬南珏的同时,姬南珏正端着一碗蜂蜜水走了进来,嘴角带着微笑望着自己,比之自己以前所见到的样子,如今的他似乎更加润泽了.

似乎用润泽一词来形容一个男人,有些用词不当,可是就是这么一个词,比女人还要更美.

"怎么不躺下来?"

姬南珏将那晚还冒着热气的蜂蜜水放在了她的身旁,问道.

林瑾瑜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盯着他的脖子,盯着他的胸膛,没有理会他的话语.

"是怎么了?在发呆?"

淡淡地带着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想起,姬南珏撩起了她的头发,仔细地为她别再身后.

这一次林瑾瑜没有下意识地避讳他的动作,她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姬南珏看.

她突然抬起了头,望着他开口道:"姬南珏,你是个女人吗?"......

问仙山上,单无澜同单无阙站在一起,直勾勾地盯着揽住苏北胳膊的鱼红袖.

鱼红袖咯咯的笑着,伸出修长的藕臂,直接环住了苏北的脖颈,柔软的身子就这么贴了过去.

苏北略有些尴尬的将这一具火热的身子推开,而后看着两女,苦笑道:

"不是我不想带你们去."

"你们要是走了,剑宗在这儿就没有主事人了,大师姐她们至少要在中秋的前后才能回来."

"而且——"

苏北低下头,望着躺在自己怀中酣睡的剑娘,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们要是走了,剑娘可没人照顾了啊."

一直在身旁看着的萧若情走上前,腮帮子气鼓鼓地盯着苏北,不满的剁了跺脚:

"师尊回来之后还会记得我吗?"苏北的眉毛挑了一下,这事闹得哪一出儿?

"师尊会不会在路上又收十个八个的女徒弟?"苏北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苦笑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为师也不是去玩,只是却一趟圣地请圣女出关,一个来回也就几日."

"你们啊,为师不在的时候好好修炼."随后板起了一张脸,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

"拿个好点的名次,也让为师的脸上长点光."

单无澜上前一步,眸子冰冷地看着苏北,冷冷开口道:"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你告诉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着鱼红袖:

"她为什麽一定要跟着去??"

她压下心头的火气,已经让自己的语气尽量的平缓了.

心中有些委屈,这个妖人,还没有离开自己的视线,就已经零距离的接触了,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没有丝毫的避讳.

要是让她同苏北孤男寡女单独呆上几日,怕是孩子都能搞出来了吧?

鱼红袖捂着朱唇,一双狐狸眸子之中闪烁着流光,迈动着步子上前一步,轻笑道:

"单仙子吃醋了?"

"可是这飞舟是我星月宗的,我不去,谁还能去?"

单无澜不甘示弱的走上前一步,同样是盯着她的眸子,冷声道:

"可是你之前没有说你也要跟着去,你只是说让苏北一个人去圣地!"

正在争吵之际,一名星月宗的长老走了过来,冲着众人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后开口道:

"宗主,飞舟已经调试好了,该出发了.""......"

见到木已成舟,单无澜也不是耍性子的人,事到如今大事要紧.

转过身去,狠狠地瞪了一眼苏北,想了想,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一个小药瓶,递到了苏北的手中,冷声开口道:

"路上小心一些,这些丹药你拿着,都是我让三师兄炼至的."冰冰凉的语气却是让苏北的心头微热..

单无阙的呆毛摇摇晃晃地,她总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麽,想了想,走上前去看着鱼红袖,有些娇憨道:

"鱼宗主,要照顾好师兄."

鱼红袖一怔,继而便是笑的花枝乱颤,山峦剧烈的抖动着,拉着单无阙的小手,上气不接下气道:

"好,本宗主会好好照顾你的师兄的......"

单无阙正准备点了点头,便是感觉到头顶猛地挨了单无澜重重地一下.

"墨离师姐她说她累了,不想来了,让子君帮忙转告一声,祝师尊平安归来."

"子君和师姐师妹们都等着师尊回来!"

李子君眨着眸子,一如既往地温婉,轻轻地拉着苏北的手柔柔的开口道.

苏北叹了一口气,这个别扭的墨离啊,心头有些不满,就连送别都不送吗?

她们不能消失的太久,不然必然会被南都的人察觉到的,在分别的告别了几个徒儿后,苏北看着消失在了远处的一众身影,略有些不舍.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北的心情,鱼红袖破天荒的收起玩味的语气,轻轻道:

"你这一次去圣地,不就是为了保护她们吗?""我们该出发了.""......"

苏北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同鱼红袖登上了飞舟的扶梯,侧身之际,目光正对上了一道身影.

苏北回眸望去,山风顿生,银发银眸银瞳,一道倩影就立在了悬崖上,望着自己,银丝拂乱,白衣生辉.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墨离似乎注意到了苏北再看她,嘴角撇出了一抹似笑非笑地弧度,冲着他挥了挥手,转身不再看他,朝着悬崖下走去.

遥遥地,苏北似乎能看到她的唇动,唇语是:"珍重."......

飞舟被星月宗的人处理过了,周围安装了许多隐蔽石.

又因为可以升的很高,很快便是隐藏在了云层之中,在同星月宗的人沟通过后,确认此次出行并没有被外人所察觉,两人便是放下了心.

为了躲避所有人的眼线,飞舟必须要上升到一个从未曾有人上升过的高度.

终于,飞舟飞升到了所能达到的的极限.

高空之中,寒风猎猎的吹着,耳畔的风声宛若雷声轰鸣,噪声不断地回荡在船舱中.

"你们这星月宗的条件也不怎么样啊?""隔音这么差!"

苏北坐在躺椅上,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墨云,撇了撇嘴角道.

船舱内没有光线,只有两只火烛摇摇晃晃的,被气流吹的乱颤,将两人的影子在船舱上投映的乱颤.

"为了隐蔽出行,抛弃了许多没有必要的措施,自然会这样子.""而且,在这个高度,能保证飞舟不出事就已经很好了."

鱼红袖倒是没有介意什麽,正在冲刷着葡萄.

她穿着暗红色的轻纱,明明灭灭的烛火钩勒着她的蜿蜒曲线,堪堪一握的腰肢,裸露在外的白皙细嫩小腿,只是却没有了以往的妩媚,只是认认真真的洗着葡萄.

随后,她将洗好的葡萄放在了苏北的面前,而后将两只小腿盘在了一起,坐在苏北的身边,神情自然的剥好了一个葡萄递到了苏北的嘴边.

苏北一怔,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将葡萄吞咽了下去.甘甜带着一点微酸充斥着自己的味蕾.

不知道为何,这一种突然之间的变化,竟是给了自己一种温馨的感觉!?

还是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

耳边除了船舱之外的暴躁雷声,唯有两人均匀的呼吸声,以及鱼红袖时不时地剥下葡萄塞进自己嘴巴的琐碎声音.

"在这种高度上,飞舟还要走多久?"苏北犹豫了一下,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氛围.

屋内的温度逐渐地降了下来,按照蓝星的算法,粗略的估计至少也得零下三四十度,而且这个温度还在持续的降低.

"怎么也要出了南都周围的地界,一晚上吧,明天早上就可以下降了."

苏北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在这等高度之上,会有什麽别的意外发生吗?"鱼红袖犹豫了一会儿,不太确定的开口道:

"这种高度我也没有来到过,还真不太好说......"

就在这时候,船身剧烈的颤动了起来,而后一阵汹涌的风瞬间袭卷了进来,打破了船舱,裹挟着高空之上的雷雨,宛若瀑布一般倒进了船舱内,而后瞬间化为刺骨的冰凌.

鱼红袖的美眸瞬间瞪得大大的,想要起身,却是被高空之上的气压压得站不起来,喘着粗气开口道:

"怎么回事?"

汹涌澎湃的气流将两人的衣衫以一个恐怖的速度瞬间击碎,雨水沾湿了鱼红袖的长发.

苏北一把将她扑到在了床榻之上,两道劲风宛若风刀一般穿过两人的头顶.

就在两人惊魂未定之际,只听得一声巨响.轰——

船舱外传来了一阵高昂的咆哮声,紧接着便是一阵阵好像鲸鱼浮水的嘶鸣声回荡.

两人的眸子相互对视着,眸子中满是惊恐之色,而后不约而同地开口道:

"虚鲲?"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