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手续办完后,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岁,却早早顶了个地中海的青年目光平视看向一个提着公文包的青年。

一边看了看手表,一脸后怕问:“刘哥,你打算把刘叔转去哪里啊?这魔都九院骨科,可是不敢待了。明明就是违规操作,却连医院都出面保。”

提着公文包的青年目光深邃,带着戒备:“魔都最好的骨科应该是在六院,之前是有个熟人推荐我来的九院,说九院有好的治疗方式,还能稍微省下一笔钱。”

“起了占便宜的心思,差点就倒了大霉。”

“你也赶紧给阿姨找个比较妥当的去处为好,华山、中山、六院,都颇为不错的。”刘术全如此对曾白说道。

曾白是个程序员,穿衣打扮不如已然是某公司副经理这么时尚,他摸了摸半地中海,笑了笑:“刘哥,您放心,我不会像楚哥他们那样,拜托你帮忙走人情的。”

“我有个朋友已经委托了六院的关系。”

曾白读出来了刘术全的言外之意,病友不过是一面之交,提出要对方破费人情的请求,的确有点过分。

刘术全神色一闪:“那小曾你的交际圈子,挺宽的啊。”

曾白并非魔都本地人,而且也不像普通程序猿这么交集宅。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所料。

“楚哥和琳姐他们,去了哪里?”刘术全又有些关心问。

自从听到昨天有小医生给骨折病人做手术后,他们是真的后怕,万一被父母误会为舍不得花钱,那没这个必要。

楚哥则罢,也是在魔都混了不久的人了。就是琳姐的儿子?

穷则独善其身。

“没打听,也帮不上这个忙。”曾白感慨,略有愧疚说。

“希望他们也能找到靠谱的去处吧,现在这世道,看个病太难了,求爷爷告奶奶的。”刘术全滴咕一声,然后又道:

“既然我们顺路,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分配到一个病房。”

曾白点头,也略过了之前讨论的话题:“嗯,刘哥,希望你到时多多照顾一二才好。”

刘术全所在的公司体量不小,比他目前的公司大一些,程序猿升工资靠跳槽,因此曾白有结交的心思,想为自己多留一条后路。

……

魔都六院,创伤外科值班室。

黄漆木的双人床上,蓝白条纹被套之内。总住院胡芹连续接到了两个电话,心情格外烦躁起来,垮起脸都囔一声后。

拨通了电话出去,收拾起工作与亲戚光顾同时带来的不悦:“顾教授,我们组今天又被塞病人进来了,一个是副院长的关系,还有一个是后勤袁主任打的电话。”

顾教授是副教授,是魔都六院齐教授组下的副教授,目前也承担病人及病床的分配工作。

顾教授神色一闪说:“欸,小胡啊,这件事你得打你老师齐教授和护士长的电话啊,今天他坐门诊,空出来的病床,究竟是排队顺入病人,还是收急诊病人或是收门诊病人。”

六院的骨科讲究排队制度,创伤外科还好,排队的人不算特别多,转院的病人和门诊病人入院居多。

胡芹继续回报:“顾教授,这不是您昨天坐了门诊么,我就先问问您那边,有没有门诊病人要入院,床位如何安排。”

捂住额头,觉得总住院太难做。上需平衡领导熟人,中需平衡教授与副教授的门诊病人,下要管一摊子的住院医师,外有急诊会诊,内有平会诊,左有病例质控,右有手术安排及病例审核。

胡芹觉得自己是瞎了心以巾帼之资选了骨科,终究成为了创伤外科唯一一名女医生,但着实体会到了一众师姐们为何不愿意来骨科的苦衷了。

女人当男人使唤,不会因为你性别是女孩子就在工作上有所照顾。

“你还是与齐教授商量吧。”顾开发沉声把这种糟心事推托了出去。

六院的骨科副教授走出去与教授的待遇相同,走进来仍然是个跟班的下级医生。他可不敢干涉齐教授组的病人列表,自己的门诊病人,老老实实排队好了。

“好的,打扰了,顾教授。”胡芹笑吟吟地回复,压抑住了内心的狂躁。

接着再给自己的老师齐教授再打了电话,而且还说了顾教授那边没特殊安排的事情。

顾开发即将升为正高,可能会单独带组,因此齐教授早有交待,需要对顾开发也以礼相待。

最后胡芹接到的通知就是,把病人先收入住院。

医生的本质是人,人的其中一个属性就是社会属性,不可能眼高于顶地不管不顾任何人情世故。

胡芹闻言,反而是舒了一口气。

科室里好久没转来单纯骨折病人了,这两人进来,说不得她正好有练手机会。

交待好今天的值班医生,并且还把齐教授的两个研究生叫来了科室,一听说是骨折,这两位创伤外科的研究生格外感兴趣。

早早地来到了医院里,静待着病人的到来。

单纯骨折、不是多发创伤及骨折,也不是骨折术后感染,更不是什么乱七八糟地骨盆粉碎性骨折等,多么稀奇的诊断?

大概在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病人终于入科,占了科室里的最后两张床位之后,胡芹松懈了一口气。

没床位了,急会诊在急诊科‘打架’的时候有得说了。

不过,胡芹还没安分多久,就又接到了师弟打来的电话。

“什么事儿?”胡芹此刻正好从急诊科归来,把一个创口不过两厘米的病人打发去了就近的社区医院。

什么破烂事儿,也往六院来。还自己跑来的,生怕跑得晚了,伤口愈合了是吧,这种创伤,自己找个小诊所也能做了啊。

“师姐,病人是从九院转院过来的,此刻吵吵起来了,说是要做微创的骨折手术。”这个研究生一听就是东北的。

东北大汉,骨科最爱的一个体型,看起来魁梧,能打架,急诊科也好这一口。

“哪里的骨折?髓内钉不知道谈么?”胡芹眉头一皱。

暗道这就是创伤外科骨折的基本功,连个谈话都不会,这经验未免也太浅薄了些吧?

对方的声音稍微有点冤枉:“芹姐,我说了,病人就抓着我问伤口多长,有几个。”

“一个是肱骨中段骨折,还有一个是胫骨中下段的骨折,那不管是走哪里的入路,三四厘米的口子还是要的。然后再打固定螺钉的时候,也得开个两三个。”

“病人就说我骗人。”

胡芹一听,眉头狠狠就是一挑,她并非是断网的人,早上九院发生的八卦,她早有耳闻,并且九院里正在开展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的事情,她也已经知晓。

娘希匹啊,后勤科的主任和副院长是脑壳被驴踢了吧?

病人要做什么都先不管不顾,直接打电话,先把病人收进来,行政简直就是腐肉一样。

“你先稳住病人的情绪,我马上来科室里。”胡芹知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最后可能还要把景主任都要牵扯进来。

胡芹一边加快脚步,一边低声吐槽:“九院也够倒霉的,不知道是谁暗中下了勾当,明明是好的东西,偏偏找了个身份的茬子出来。”

“即便解释,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解释的热度远远赶不上坏事的宣传热度。事情还牵连到我们六院来了。”

……

来到了科室里,看到了病人家属,病人已经被安排到了床位上。

胡芹面无波动,走过去,亮了自己的身份,胸口挂着胸牌,说:“两位家属,我是病房的总住院,也是他们的上级医师,你们有什么话和什么要求,和我商议吧。”

“他们还得把住院手续那些办好,也挺忙的。”

刘术全转头一看,在魔都九院住过院,自是大概知道医院里的规程,管床医生就是最底层,找他们闹没用。

他夹着公文包,一边指着自己的手表:“胡医师啊,你不知道,我今天是专门请了假,钦慕六医院的骨科,才把我父亲从九院转来这边的。”

“六院的骨科实力,全魔都第一,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但我刚刚问这两个小医生,他们说,这里还有不能做的手术,这可真是好笑得很。怕不是没长大,见识不够哦。”

被刘术全如此挤兑的两个专硕面若死灰,感觉是被侮辱到了。

胡芹的脸皮微颤,一路把两人引出了办公室,然后直奔现在没人的副高办公室而去,然后才回身说:“首先我代表魔都九院,谢谢你们对我们骨科的信任。”

“不过我还是要纠正你们一句话,我们六院不能做的手术很多。不能治疗的病也很多,艾滋,癌症,我们就治不好。”

“还有我们骨科,你要我们治好骨折、感染,我们也能治,但也治不好,术后也会遗留一些疤痕组织等问题。”

全愈的意思就是完全复原,没有任何一种疾病可以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即便公认能够全愈的骨折,仍然会留下软组织疤痕,这就是客观事实。

刘术全听到胡芹这么说,微微一愣。

而后笑了笑:“胡医生可真会开玩笑,六院的骨科全国知名,怎么会连骨折这样的小问题,都处理不了呢?”

胡芹不再纠结于与外行讨论治好与治不好的偏向学术的问题,道:“处理肯定是能处理的,但是如何处理,你们有什么样的要求,却是各有不同的。”

“我们的骨折治疗技术很成熟,不管是手法复位、骨折切开复位钢板螺钉内固定术,螺钉内固定术,髓内钉内固定术以及克氏针等各种内固定术,外固定术,都很成熟。”

“我们可以针对不同的骨折及骨折亚型选择最针对性的治疗供给你们选择。”

胡芹直接一棍子,把刘术全和曾白二人敲得有点懵。

但她没说自己是第一,和协医院也不会说自己是全国第一,第一是别人该说的,自己不会吹牛。

如今是信息时代,胡芹所说的术式他们虽然听不懂,但没听到自己想要的。

“那微创手术呢?”刘术全愣了愣。

胡芹仍面无表情:“微创是相对的,比起传统的切开复位钢板螺钉内固定术而言,髓内钉内固定术,就是微创了。”

“这个术式也非常成熟了。”

虽然知道病人和家属的来意,但胡芹仍然要展现自己的耐心与专业能力。尽量去说服,不然的话,有了任何事就把主任叫来,那么总住院就直接让教授和主任当好了。

“不对啊,九院都能做微创的,昨天才做了四个,以前也做过不少,我们亲自看着他们出院的。”刘术全问。

按照他的理解,九院的骨科在魔都虽然算不错,但是和六院比,声名着实是差了一些的。

不应该存在有些手术是九院会,而六院不会的啊?

胡芹的脸皮继续跳动,她知道病人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但是这件事啊,在科室里基本上所有人都烂在了肚子里。

景观星教授拉了几个病人,用最先进的器械尝试过几例,术前谈话了多次,才没有保证出现医疗纠纷,哪里还敢轻易再碰?

胡芹摇头,坚定说:“我们六院目前最微创的骨折术式,就是髓内钉内固定术了,特殊的骨折可以做螺钉、克氏针,以及还有一些特殊部位的骨折,可以有空心钉等专用器械。”

“没有特定的微创手术这个概念。”

刘术全仍不信,挑了挑眉头道:“我说胡医生啊,你不会是觉得我们是外行,就忽悠我吧?你看看现在的逗音上,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欸?”

“你要不要,再喊一下你的上级啊?”刘术全的语气,还算颇为客气。

不像与研究生交涉和沟通的时候,直接说你狗屁不懂,就喊你上级过来那么生硬。

胡芹的内心瞬间受到了暴击伤害,你能不能不要再说微创手术的事情了啊?

忍住内心的暴狂,胡芹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您有强烈的要求要直接与教授沟通的话,那么得等到明天的查房。”

“我们组的齐教授,今天在门诊坐诊。”

胡芹正说着,门却被推开了,走进来了一个看起来年纪比较老的白大褂,他看到里面有人后,便又默默退了出去,并且想把门给带上。

曾白见状,立刻开口道:“教授,等一下,稍等一下,教授。”

然后曾白立刻拉开了门,把这位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教授给拦住了。

没有动手,而是客气地抱拳笑了笑后,自爆了身份,然后才说明情况:“教授,是这样的,我……”

他把自己的情况和大体要求说了一遍,说着的时候,胡芹和刘术全两个人就走了出来。

胡芹此刻也很无奈地说:“周教授,不好意思啊,给您添麻烦了,这是我今天值班的时候收治的两个骨折病人的家属,他们说是从九院转来的,非要做小切口切开骨折复位内固定术。”

“我正给他们解释,我们科室不做这个手术,他们不听。”

周教授,乃是景观星教授组下的副教授,全名周寅。此刻听到胡芹提起小切口三个字,神色就是稍稍一变。

科室老大偷偷搞的那几台手术,差点为全组的人惹了骚。

他也觉得自己很倒霉,偏偏在这个时候进办公室,也能理解胡芹,办公室里的病人多,人多嘴杂,总住院没自己特定的办公室。

周寅深吸一口气,仍不答话。

胡芹则说:“两位家属,这位是周教授,周教授是景教授组的,与我们不是一个组,今天也是在坐门诊,刚下班回来,有点累了,您二位就不要打扰他了吧。”

创伤外科,三个组,三个正高五个副高,再加上两个中级职称的,每天坐门诊的人至少有两个。

医院里分组的事情,刘术全和曾白倒是能理解,可自己把老爸老妈转过来,这小切口做不了,那不是白折腾一趟了么?

考虑到他们年纪大,所以才想到魔都有更好的医疗资源,传统的切开复位,地级市医院就能干了啊。

刘术全则先不顾胡芹的话,仍恳切请求:“不好意思啊,周教授,能不能,稍微打扰一下?最多两分钟。”

“我为人子,我这也是为了我父亲的病情考虑,希望周教授能够稍微给点时间。”

这句话,的确颇有触动,若非父母子女,谁愿意到处求人了。

周寅一叹:“你们所说的那个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属于新术式,目前还在临床试验阶段,全国都未有推广。”

“手术技术和理论虽然都已成熟,但目前就只有魔都九院在做,如果你们有强烈地要求要做这个术式的话,你们不该转院的啊?”

刘术全和曾白人稍微有点傻。

“可是?”刘术全稍微有点手足无措。

“九院是我们六院的兄弟医院,越级手术这样的低级错误肯定不会犯的。再则,医疗系统有一个原则,有教授在台上辅助见证带教,怎么可能主刀的是下级医生呢?”

“如今的医疗环境,医患关系本就复杂,这种低级错误,稍微有点资质的医院都不会留下这么一个把柄的。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

“这个手术,我们不会就是不会,也不做。六院不会刻意针对每一个病患与家属,你们也属于我们的病人家属,您也可换位思考一下。”周寅知道自己不说点什么。

胡芹很难脱身,都是科室里的人,即便没师徒关系,好歹相处时间长,顺手人情还是要送的。

周寅说完就要转身走去休息,病人还要追。

胡芹拦住了他们:“两位,周教授真的坐门诊坐累了,需要休息,一个早上,五个小时,看了足足四十多个号,真的很累人的。”

刘术全和曾白微微叹了一口气,眼睁睁看着周寅进了休息室,且关上了门。

胡芹又说:“两位,我们是真心实意地与你们沟通,我们六院,好歹也有些知名度,不会自污名声去做抬举兄弟医院的事情,也不会为自己开解什么。”

“当然也不会夜郎自大,说不会为会,可能这是我们医院下一步即将攻克和学习的方向与目标,但是目前,真的还尚未成熟。”

周寅发了话,她才敢如实地说明情况。

“那我们,如今该怎么办?”刘术全一脸无助地看向了胡芹。

胡芹稍稍一叹,说:“你们先别着急吧,我再去和上级医生汇报一下,看能不能给你们考虑一个折中的办法。”

病人颠簸劳累,胡芹自是清楚,但大家都有不容易的,因此,胡芹决定再给自己的老师做一个汇报。

即便是把病人再转回去,那也得教授点头认可,然后才行,不然教授回来发现病人突然没了,就算是自己老师,也会生气的。

把刘术全和曾白打发走后,胡芹就打了自己的老师齐教授的电话。

齐教授差不多是下了门诊,闻听此言后,没多说什么,而是选择了把这件事直接汇报给了景观星啊。

现在这件事怎么搞,病人要不要推回去,这也得科室主任签字,教授自行签字,都不太行,医院里有明文规定的,同级医院之间的转院,至少要科室主任审批,最好是走医务科的程序。

齐教授给景观星打电话的时候,景观星立刻破口大骂:“娘希匹的,这个余秋化,自导自演一场戏,把我们牵涉进来干嘛?”

齐教授则说:“景主任,六院骨科的声名毕竟在那里,病人转来,也未必就是有人特定授意。”

“不过现在到底是坚决与患者谈一般治疗的事情,还是趁机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把周成喊过来,未必就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啊。”

“病人是九院出来的,九院肯定会想到办法收尾的。”

“肯定是薛修德或者是余秋化有一个人掌握了其中的精要,这才广播名声,让病人慕名而去,然后在一定程度上,再让周成把这项技术广而布之。”

齐教授的意思很明显,现在九院要的是名气,但是肯定要收尾,可以把周成放出来教学了,不怕有人跟在他们后面走而后来居上!

景观星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在今天早上这件事出圈之后,景观星就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甚至,景观星还觉得,他么的,上次余秋化邀请人给周成签手术审批单的时候,就布好了现在这个局,他们还不得不出面给周成撑腰。

“行吧,既然九院要这么走,那我们就受了他们的好意。如今病人转来了我们医院,我们跟在后面也无不可。”

“第一和第二,影响并不太大。”

“我去打周成的电话,老齐,你的话,这个病人是收治在自己那里,还是直接转来我这边?”景观星问病人归属问题。

齐衡老脸一红,声色毫无波动地回:“病人是我们组收的,就不好多叨扰景主任你了。反正就是两个病人,正好我也可以借机旁观学习一下。”

好东西谁不想要啊,谁先掌握了这项新的核心技术,谁以后就可以彻底转型,在这个新术式上,吃个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

……

魔都九院和魔都六院是兄弟医院,检查结果之间是互认的。

术前检查结果无手术禁忌症,手术适应征明显,入院后就在待术状态。

下午两点半。

景观星就到了科室里,并且与总住院胡芹二人,一起在门口等着,在一个年纪不大,个子蛮高,长相秀气的大小伙下了电梯后,胡芹的眼睛立刻一亮。

景观星很快就凑了上去,满脸笑吟吟:“小周,今天是要辛苦和麻烦你过来一趟了。”

只是看着景观星的笑脸,周成是真看不出来,这个货色啊,是从张正权那里拿的器械和退回来的货色最多的,属于老谋深算的人选。

周成面不改色,回道:“景老师言重了,魔都六院的骨科,全国盛名,早有膜拜,今天正好有机会过来学习。”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既然景观星喜欢这一套,周成也不觉得奉承一下有何不可之处。

病人还在候着,景观星想起自己给薛修德打电话时,薛修德那假装惊讶的表情和神色,就是在嘲讽自己,也不敢多耽搁。

当即就带着周成往病房内走,胡芹还没动,只是转头。

景观星顿时脸色大臊,捏了捏嗓子:“胡芹,别看了。”

胡芹顿时愣了一下,而后忙跟了过来,略有些拘谨和不好意思起来。

久经骨科手术室沙场的她,竟然今天会愣神,大意了大意了。

可惜老娘已经结婚了……

周成和景观星二人再次到病人及家属面前时,刘术全和曾白两人的表情是说不出来的尴尬啊。

他们从九院出来,就是为了躲避周成给他们的父母做手术。

医院里给了解释,管床医生给他们看了各种文件,这说那说,他们都不信啊,觉得周成就是年轻,资质不够。

本以为景观星教授会请薛修德或者是古忠良,没想到直接把这个年轻医生,又请了过来,这是个砖家?

景观星知道上午出现的误会,开口解释:“小周是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的课题发起人,就连九院的小切口切开复位,也是他一手带起来的。”

“这个在业内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了,把小周请过来,比任何教授过来,都靠谱。”

“全球第一例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或许不是小周做出来的,但是这种超微创的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就小周了。”

“这个术式上,他是专家,我是学生。”景观星此刻拉下来脸面。

听到景观星这么说,刘术全和曾白二人脸色一阵青红不定。

景观星是谁,科室里的墙壁上有贴他的职务,教授,博士生导师,创伤外科主任,魔都六院骨科大主任。

这样的人物,拉下脸面来如此说,只是为了奉承,傻子都不信了。

刘术全和曾白二人也算是看得开,稍稍压住了情绪后,微微对周成躬身:“周医生,对不起,之前发生的误会,希望你大量,不要往心里去。”

“着实是我父亲的病情,我们希望找一个更好的医生治疗,您实在太年少有为了。让我觉得太不真实。”

这是实话。

不过周成也没计较,其实这一切都可以不发生的,但是张正权这个逼,以及薛修德教授他们非要搞这么反向操作一套,周成也没办法啊。

好在是,张正权有说了,不会增加病人的负担,而且就连薛修德教授也保证,病人不管去了哪里,花费都不会超过九院!

笑了笑,回:“没事没事。都能理解。”

“景教授,这两位病人的手术,大抵是安排在什么时候呢?明天吗?”

景观星摇头:“现在病人的术前检查等都已经完善,我已经联系好了手术间,抽空就能做手术了。也不好让小周你跑来跑去,器械以及麻醉、手术护士等,我都联系好了。”

刘术全这会儿又忙问:“景教授,我们在九院的时候,说这个手术的器械不要钱的,就不知道您这边?”

“费用的事情你们放心吧,现在政策好,这个费用问题,我们的管床医生会和你们详细讨论的,包括术中术后用药的问题。”

“我们还是先好好考虑,怎么把治疗做得最好。”景观星不详细地给病人解释这个问题,他如果每个病人都解释,手术别做算了。

“那就好。那就好。”刘术全就是怕景观星故意抬高价,一般的费用,他还是能够接受得起的,但是坐地起价,那可就不妙了。

很快,众人就下到了手术室里。

旁观者也不少,胡芹、顾教授等人都在旁观位,周寅和齐教授今天有门诊,因此不得不遗憾地错过今日的手术。

但是,上台的人也更多,九个人,巡回护士都拿了两个手术衣服包,这才得以穿全。

别说是四助了八助都有,器械护士都被赶下了台,不用上了,一个副教授亲自出面,抢了器械护士的工作,各个踮起脚尖,往里面看。

周成也没因为景观星偷偷越过他做手术就生气,而是看到这场面后,仍然是非常耐心地给大家讲解了起来,从平片到手术的复位,从复位然后再到内固定器械的放置等要点。

这个病例,周成早就熟悉了,所以信手拈来,病史比他们都更加清楚。

待到周成说到精要处时,景观星激动得狠狠地拍了一下掌,似乎是有点懊恼,一幅原来如此的表情。

周成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景观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老脸继续一红,硬着头皮:“小周说得真好,我就觉得我在磨手术流程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没提自己做过手术,但是失败了的事情。

周成继续往下说,说完了整个手术流程之后,再总结了一遍:“复位、手法复位,我就不过多地赘述了,然后是肌间隙进入到骨端,破骨至骨髓腔内。”

“再接着是上镜,可以取第三个镜面窗……”

一众人顺着周成的话,纷纷点头。

基础不弱,自然能够听得懂,先听懂,再去体悟。

讲完之后,周成左右看了一圈,没听到有人问问题,然后才开始操作起来,仍自说:“我自己对这样手术的手法复位,是喜欢进行拆解的,不过拆解只是思路,并不是过程。”

“其实也不难,并不需要很大的力气。”

周成话毕,重新定义的骨折手法复位术便发动,骨折本来存在着的畸形瞬间消失。

为了大家能看懂,周成刻意放慢了手术流程。

C臂透视,结果一出来,那残存的骨折线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看过周成手术的,就只有景观星,所以,他这个骨科大主任现在面不改色。

其他人见此情形,这才稍微理解,景观星为何要私下里偷偷地做小切口手术了。

再没多解释,然后周成又取了两个小口子,同轴向,不同轴位。

“我说病人怎么抓着小切口不放呢,原来这个创口,真的可以这么小,我早上看到。”与病人有过接触的周寅话说了一半,意识到内容稍微不对。

所以马上就闭了嘴。

沉默不语。

周成继续,这些手术流程,他早就熟稔无比了,因此很快地就完成了各种动作,只在内固定器械往中间靠拢固定的这一步。

周成仍未藏私,他把这个课题拿出来的目的就是为病人所用,否则的话,藏起来在三医院里一蹲,就可了事,何必有这么多的波折?

但是,周成还是发现,自己现在掌握的技术太多,必须尽快,适量,适度的现实化,如果无法用于现实,一切就都是假的。

周成把教给薛修德的精要说了出来。

固定之后,周成并未再动手,而是把镜子取出:“其实我们肉眼也能够评判固定的好坏,如此试探,骨折是否再有移动以及摩擦音。”

“现在是消失了的,如果存在微动的话,那么就要重新进行调整,这时候我们可以借助C臂机,直观透视骨折的情况,再进行反方向的微调。”

“景教授,您来感触一下。”

景观星神色紧蹙,很认真地试探着骨折断端的触感,大叹一口气说:“小周的功力还是厉害啊。”

然后,景观星与周成下台,一众副高如同是看到了新奇事务一样的纷纷上去试探触感,如同实习生一般,越是体会骨折断端之间的落差基本不存在,越是觉得。

这样的功力,着实可怖,再看伤口?

加起来一厘米!

这样的伤口只该在运动医学存在,不过,现在估计创伤外科,也得被重新改写了。

运动医学刚出来之前,也是有不少人对之嗤之以鼻,觉得都是解决同样的问题。

但是,运动医学如今能这么火热,它的微创所带来的追捧,是普通术式拍马不能及的。

术后,周成与景观星二人仍在探讨这台手术中的要点,景观星虽然再次细细地见证了一遍,仍有疑惑。

不过,周成将其一一解开之后,已经琢磨多日的景观星,已经是掌握了些许的诀窍。

“景教授,那下一台手术,就由你来主刀,我来一助吧。”周成如此道。

景观星一愣,反问:“这合适吗?如今九院的文章还未出来?”

周成则说:“魔都九院是主体,但是这项术式,肯定是要尽快地往外走的。如今这时,肯定在业内造成的波动不小。”

“如果不尽快推广的话,一些同行及老师们,会有颇多难处。”

“假如所有的病人都往魔都挤了过来的话,那么很可能是会出问题的,比起奔波劳累,一个课题,只要最后能落在国内,越早惠及患者,才是正途。”周成这是实话。

“薛修德教授和余秋化教授也是如此考虑的。”

如果不是薛修德说的这个理由,周成不会同意那样的反向宣传,但是似乎,薛修德教授的观念,已经作了少许的改变。

这是好事,把自己的目光在扎实的基础上,再往上抬,那就是走向国际了。

这个世界的洪流,必然是在国际的舞台上,而不是在华国的江湖内,相互攀比。

景观星顿时老脸一红地说:“小周,回去替我给余教授和薛教授带一句感谢的话,是我之前目光稍微短浅了一些。”

“主要是在这个位置上,压力很大。但是压力并不是一切的借口。”

景观星深吸了一口气。

魔都六院,骨科在魔都排名第一,他是骨科大主任,如果无法保住这个位置,就是对不起六院骨科前辈闯出来的盛名。

怎么可能没有压力?

单纯地守旧,肯定不行,必须要出去闯,只是,闯的想法是对的,方式并不对。

周成也没笑话景观星教授,他之前能够组建那次小型的学术会议,让他把这项技术至少在魔都圈内广布于众,就至少代表了他是有一定的格局的。

要人无私心,作圣人。

要求太高了。

“景教授,这话该您自己去说,我就是个小医生,跑腿的,不好代劳啊。以后这两个术式的教学,可能还得依托于您与薛教授了。”周成交待。

能够有两个医院成熟开展这样的术式,以九院、仁济和六院的体量,必然会来大批的进修医生,他们的教学非常成熟,各种培训班,各种远程会议,各种视频教学模式。

远远不是周成单打独斗能比拟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周成只要点起来这个火,接下来就可以暂时抽身事外了,也不怕摘桃子。如果没有桂元平或者曾老,�

��成不会如此选择。

但毕竟,自己是有了这一层关系的,谁敢随意摘桃呢?

这就是底蕴,每一分,每一毫,都得好好把握与利用。

景观星的内在潜动力,周成没有去模拟,怕惹出来格外的反应,但是其中一个动力就是,让六院继续居于魔都的骨科第一,不甘人后。

《基因大时代》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