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被逮捕了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女帝VS妖刀!

作者:Iced子夜 分类:游戏竞技 更新时间:2022-09-29 10:15:02

大千鸟十文字。

凤凰双刃。

地下室里,头顶昏黄的白炽灯下,灶门炭十郎有些惊讶地注视着眼前平放在铁砧上的两把当年灶门先祖锻造的京都无上大快刀十二工,眸孔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惊讶。

他转过头视线再次落在了身前的这个戴着口罩墨镜鸭舌帽,装扮有些怪异的男人身上,听声音似乎并不比自己小很多。

是个不一般的家伙啊。

灶门炭十郎心中无声地感叹。

东野原则环顾打量了下这间渔民住宅下的锻造室。

除了铁砧外还有铁钳和铁锤等冶炼用具,地下室通风排气也做的十分出色,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看地面上的积灰似乎并不常有人打理的样子。

“你平日里也有经营着锻造副业吗?”东野原忍不住问道。

“平日倒是没有。”

灶门炭十郎挠了挠后嵴,笑呵呵地说道,“不过灶门一族有祖训,后代无论在迁居何地都要准备一间冶炼室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灶门炭十郎的话,东野原迟疑了下道,“那我的这两把刀,你有把握修复重铸吗?”

“客人您这是哪里的话。”

灶门炭十郎自信地拍着胸脯,不假思索地说道,“灶门一族祖传的手艺,我们是天生的铸剑师。”

话音落下,只见灶门炭十郎右手指尖微微一搓,一团赤红色的小火苗陡然在在他指尖燃烧跳跃了起来。

赤焰吗?

东野原认出了这个天赋序列31的能力。

一时间,他不由略感诧异地看了眼灶门炭十郎。

印象中,拥有这种蓝色高危序列的能力者很少有像是眼前这个穿着渔装连体裤的男子这样安于现状的当个普普通通的渔民。

“先祖没有觉醒能力,都能冶炼天人陨铁锻造出闻名世界的无上大快刀十二工。”

灶门炭十郎熄灭了指尖的火焰,笑呵呵地说道,“如果他的后人觉醒了火焰能力还连他老人家的刀都无法修复,那未免也太不孝了。”

“抱歉,是我多虑了。”

东野原看了眼平铺在铁砧上的两把断刃,心中稍微放下了心来。

既然对方展露出了能力,再加上这里是【破晓之绯】的黄昏给到的地址。

黄昏的情报能力母庸置疑,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将这个地址交给自己,东野原倒是不用担心什么骗局。

接下来,双方签订合同约好三天的取刀时间。

东野原今天先预付了一部分修复重铸的定金五千塔币,算上尾款一共两万塔币,动用了他在旗花银行的部分存款。

这个价格并不算贵,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太过实惠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灶门一族的祖训里肯定也告戒过后人

——能够拥有大快刀的无一不是非同寻常之辈,如果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的话,那恐怕很可能有命拿没命花了。

......

上京都。

裁决司总部。

当飞回上京的女帝朵洛希.阿丽塔重新踏入这栋黑色大楼的时候,

几乎是从跨入门的那一瞬间,她就察觉到了无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但只是一瞬间。

下一秒,

这些视线很快就消失了。

生活在这栋大楼里,每个人都十分谨慎,在暗流涌动成汹涌的波涛前,谁都不会轻易站队。

唯独有道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肩上。

跟随着她进入这栋大楼,一起搭乘电梯,穿过森严的走廊,最后在推开阴暗会议室大门的那一瞬间......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见到了这道视线的主人。

第二裁决使。

妖刀普索.怀斯曼。

......

“好久不见啊。”

普索.怀斯曼懒散地半靠在会议室的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前,清秀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笑吟吟地对着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说道。

窈窕的身材接近一米九的女帝从推开会议室门的那一刻开始,视线就落在了那个文质彬彬坐在沙发上的青年身上,黑色面纱后脸色清冷地开门见山道:

“我说过的,小丑是我的人。”

普索.怀斯曼听到对方没有任何寒暄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的话语,嘴角那温和的笑意也逐渐敛去,耸了耸肩问道:

“所以呢?”

“塔戈斯的神鹰局和黑袍执行队都停止了对小丑搜捕。”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语气清冷寡澹地说道,“可有人却似乎还抓着不放,我听说,两天前巴陵郡的几个马戏团一夜间血流成河。”

她口中说着“有人”。

但面纱下的那双深蓝色杏仁眸孔中的视线,却有如利刃般刺向了懒散坐在沙发上的普索.怀斯曼。

妖刀普索.怀斯曼静静地和女帝朵洛希.阿丽塔对视了两秒,脸上忽然再次露出了些许笑意。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低垂下视线自言自语般说道:

“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你说小丑是你的人,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刺杀我麾下审判官的这件事...

也可以算在你的头上。”

普索.怀斯曼的情绪没有任何遮掩。

他不需要任何“他的审判官私通黎明叛军”这样的借口理由。

退一步来说,哪怕这是真的,那他的人也只能由他来杀。

现在他认定的是,

既然有人杀了他的人,

那么就要有人付出代价。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望着眼前这个裁决司中除了那个枯坐几十年从未出手的老人外最让她所忌惮的男人,以及对方身上所散发出那种有如阴冷毒蛇般的气息。

微微吸了一口气,她的语气却依旧那般清冷寡澹地说道,“小丑是我的人,你若真要算,那便算在我的身上又如何?”

话音落下,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了!

裁决司的十二裁决使内部虽然不是铁板一块,彼此间甚至还存在的竞争,但那限于A级以下的低序列裁决使。

至于眼前这个眉目清秀,嘴角却混杂着一丝莫名的疯狂和杀意、终日以狩猎和收集纪念品为乐的青年......十二裁决使中几乎没有任何人愿意触他的霉头。

然而今天,女帝朵洛希.阿丽塔的话语中却充满了针锋相对的气息,会议室里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到了冰点。

“好,很好。“

妖刀普索.怀斯曼那双笑意彻底敛去的双眸凝视着女帝朵洛希.阿丽塔,忽然轻轻地摇了摇头道:

“你开始让我感到陌生了,不...应该说是‘厌恶’,我很少厌恶别人,你知道后果的。”

“你是在威胁我吗?”

女帝朵洛希.阿丽塔冷然道。

“不不不,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妖刀普索.怀斯曼摇头否决,混杂着疯狂和杀意的嘴角微微翘起,“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让我厌恶的人,远远比成为我猎物的人,距离死亡更近一些。”

说到这,妖刀普索.怀斯曼斜眼瞥了眼朵洛希.阿丽塔,忽然说道:

“其实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能够与我作对的错觉。”

“是裁决司这些年对于你这个所谓的‘第一天才’的宣传让你迷失了自己?还是说你也在觊觎若干年后第一裁决使的位置想要提前和我分个胜负?又或者是说...”

妖刀普索.怀斯曼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朵洛希.阿丽塔,慢悠悠地说道:

“那个刺杀我麾下审判官的‘小丑’,对你而言十分重要?”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女帝朵洛希.阿丽塔的眉梢微微颤了下,口中却是依旧那般清冷寡澹地说道:

“庇护自己麾下的人,只是裁决使的本分之事罢了,你不也在为了米修斯在威胁我吗?”

“嗬嗬嗬...”

毫无预兆地,

坐在沙发上的妖刀普索.怀斯曼右手捂着脸发出了一阵癫笑,似乎没想到女帝朵洛希.阿丽塔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旋即,他忽然抹了一把脸,从沙发上站起身体,朝着会议室门口的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身前走去。

边走边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看来你还真是...

迫不及待地活腻了啊。”

朵洛希.阿丽塔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丝毫慌张失措的情绪。

走近后,停下脚步的妖刀普索.怀斯曼凝视着朵洛希.阿丽塔脸上的黑纱。

那阴鸷的视线仿佛要刺透面纱一般,继续自言自语般说道:

“没错,上面有人看着,我现在是不会动你...可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你...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次投资,一次和你背后家族那个老狐狸之间的打赌。”

再次迈出脚步朝着会议室门口走去的普索.怀斯曼嘴角露出了戏谑的笑容,举手鼓了鼓掌:

“你用你的天赋证明了你的价值,但‘价值’是在比较中诞生的。”

“你觉得,你和我,将来谁会对裁决司更有价值一些呢?”

忽然,只见即将擦身而过普索.怀斯曼回头竖起食指放在嘴边,

在朵洛希.阿丽塔的耳畔轻声“嘘”了一声,有些怪诞笑道:

“我知道你心里有答桉的。”

“所以,

敬请期待那一天吧。”

鸟鸟的话音落下,怪诞阴冷的笑声萦绕耳畔,妖刀普索.怀斯曼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会议室外的走廊中。

澹然而立的女帝朵洛希.阿丽塔站在会议室的门前,一直站了很久很久,黑色的面纱下忽然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哂笑。

她的计划...

本不该是这样的。

原本她还计划着和那个男人维持“表面同僚”关系,等到和之国的【边界之门】再次打开后去往对方所管辖的【边界之门】后的世界寻找她所需要的东西。

可现在...

一切计划似乎都发生了变化。

后悔如此冲动吗?

蓦然间,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少年人清秀的眉眼,女帝朵洛希.阿丽塔有些释然地吐了一口气。

她知道东野原很强,

但她内心更清楚地知道这个被称为“妖刀”的男人有多么可怖,遇到只有死路一条。

那么,她一个人来便可以了。

因为,

他是她的人。

......

傍晚,

上京都市圈巴顿郡,

白天鹅港。

一家中档酒店的套房里,四男一女挤在同一个房间的电脑前,气氛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莫名有些紧张。

执行队副队长菲丽娜看了眼坐在电脑前那个沉默寡言了一下午的身影,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会长,有消息了吗?”

秘银会的会长凯鲁图没有转过身,视线依旧注视着他黑入巴顿郡旅游局后台下载的入境访问名单。

他的手指的背关节轻轻地敲击着鼠标垫旁的黑色钢化玻璃桌面,

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些人大部分都来自十字大陆中不同的国家,有自由行有跟团旅行,抵达时间也前后不一,除了姓名和往年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听到会长凯鲁图的话,套房里凝重的气氛顿时一松,紧张了一下午的执行队一人笑着说道:

“我就说嘛,哪怕现在封城搜捕,但也不要低估人家的旅游热情,这能有什么问题...”

只是他的马后炮说到一半,就被一旁副队长菲丽娜的眼神制止住了。

“听会长把话说完。”

凯鲁图闻言转头赞许地看了眼菲丽娜,忽然轻轻点击鼠标。

霎时间,只见电脑桌面上那几十页密密麻麻的入境名单陡然无限缩减。

最后只剩下几十个被标红的名字,看姓氏似乎依旧来自几十个不同的国家。

“这些人是...”

菲丽娜愣了下问道。

凯鲁图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这些名字都是这次世界会议各国代表团中的个别成员,我粗略估计大概有四十多个国家。”

众人闻言不由都是一愣。

什么情况?

距离世界会议还有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就算提前半个月抵达现在也太早了,更何况历年来上京接待各国代表团“会议村”可是在毗邻上京都的巴陵郡。

那么这些代表团中的某些人。

为什么会提前抵达?而且还隐藏行踪聚集在巴顿郡?

难道真的是旅游?

秘银会执行队中没有人那么天真,几乎下意识地,所有人视线都望向了坐在电脑前蹙眉不语的会长凯鲁图。

“我也不清楚他们的目的。”

会长凯鲁图摇了摇头,脸色平静地猜测道,“但这样的聚集,很有可能就是神鹰局分派给我们的任务中所谓的‘巴顿郡的异常’。”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上报神鹰局?”副队长菲丽娜问道。

“现在吗?太早了。”

会长凯鲁图看了菲丽娜一眼:

“虽然我们都知道那些国家代表团的某些成员,提前两个月出现在上京都市圈肯定不是旅游那么简单,却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不是来旅游的。”

众人闻言也都有些失望。

菲丽娜沉思了几秒,忽然有些反应了过来,“会长的意思是...”

凯鲁图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有些锐利了起来,“是的,那么多代表团的个别成员抵达巴顿郡隐匿行踪迟迟未曾离去,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在进行着某种‘等待’。”

“等待什么?”有人问。

“这一点我还不清楚。”会长凯鲁图再次摇头,旋即不假思索地说道:

“但我知道,当他们等待的到来时,这些人看似毫无关系的‘游客’,在巴顿郡必然会有一次集会。”

听到会长凯鲁图的话,秘银会的众人顿时眼前一亮!

“巴顿郡哪里最适合集会?”副队长菲丽娜大脑高速运转了起来。

像是这种隐秘集会,

所选择的地点必然不可能在人多眼杂还有城市治安管理随时盘查的闹市中,集会地点的交通也必须得十分便利,确保无论出现什么状况都能有时间撤离。

几乎下意识的,菲丽娜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地方。

没错!

就是她们脚下的白天鹅港。

因为临近入海口的缘故,白天鹅港在整个巴顿郡治安管理最为宽松,走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个天人巡查面无表情的拦住你登记身份。

再加上毗邻西海和巴顿运河的入海口,陆地水上交通来往极为便利,可以说是最佳的隐秘集会点。

想到这,菲丽娜有些兴奋地和凯鲁图对视了一眼。

后者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沉着冷静地指挥道: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我们分成两队,一队盯着白天鹅的状况,哪里出现异常立刻汇报。”

“另外一队盯着那些来自各国代表团成员的动向,防止我们误判了地点,他们没有选择白天鹅港,发现异常依旧是第一时间汇报。”

“记住,安全第一,我们的任务只是汇报,有问题吗?”

套房里的众人整齐道:

“没问题!”

一时间,抓住些许蛛丝马迹的秘银会执行队众人立刻兴冲冲地展开了盯梢的行动。

然而连会长凯鲁图.冯.高加索也未曾察觉到的一点是...

在这个明显应该处于巴顿郡旅游业受挫期的特殊时间点,白天鹅港外停靠的陌生船只似乎变多了些许。

甚至还有许多未靠岸登记的黑色船只,有如一大片黑压压的厚重乌云般远远地压在视线尽头海天交接的彼端。

黑云压城,风雨渐来。

.....。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