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石头又可怜兮兮的看向赵丸子,“丸子,平时你跟舅舅关系最好,你来坐。俺这马车只搭你一人。”

赵丸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冷,我想跟小绿姐挤在一起。”

何石头看了看炙热的土地,大夏天的还冷?

赵言他就更不考虑了,人家可是秀才。他可不敢让秀才老爷坐他的车。

何石头给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俺跟你们说,现在你们对俺爱搭不理,以后俺要让你们高攀不起。”

何田田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安慰道:“石头,其实赶车不难的,你拉紧缰绳放开胆子就成。”

赵亭长在来的路上,也比自己毕生赶车的经验都传授给了石头。

石头脑子蒙蒙的,最后只记住了阿姐跟他讲的话。

拉紧缰绳,往前冲,驾!

空旷的道路上,何石头驾着马车一个健步就冲了出去。沿着一路掀起来的灰尘模糊了马车的背影。

赵亭长也拉紧了缰绳,“丸子娘,这俺就回去了。明天让人给你们送柴送水来。”

“好,那就劳烦赵亭长了。丸子小绿,阿爹,你们在家要照顾好自己。”何田田有些不放心的叮嘱。

要不是因为铺子刚起步,赵灯笼一个人还打点不过来。

她还想回村子里,懒得在这城里呆着呢。

赵亭长的马车赶的也比往常快了些,直到看不见影子,何田田她们几个人才回去。

赵言娘叹了一口气,“唉,俺这不在家里,不知道言儿能不能吃好呢。”

平日里家里的一日三餐可都是赵言娘忙活,现在家里的主心骨走了,就只留下两个大男人了。

何田田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赵婶子你放心吧,我跟小绿交代好了,以后让言儿在我家吃饭。”

“啥?这……那……不合适啊丸子娘。”赵婶子语无伦次。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丸子和石头,还有小绿都是要读书的。赵言在我家吃饭,还能给丸子的进度赶一赶。”赵丸子的确肯努力,也有读书的天赋。

百家姓赵丸子已经学完了,三字经也学了大半,后面再加紧学一学论语。

赵丸子读书本来就很晚了,要是再不赶时间。

怕是就算创办了女子书院,赵丸子也考不进去。

赵言娘一听这样,心里便觉得稍微安心了些。

“丸子读书的时候俺有注意过,她聪明着哩。她要是个男娃娃,那肯定比俺家言儿都厉害。”赵婶子毫不吝啬的夸奖。

“对了,那灯笼跟小兰不读书了?”这到了城里,就不能去她家念书了呀!

“婶子,我阿娘买了些许书,现在晚上我和小兰姐姐也是要读书的。”赵灯笼解释。

“对,我也要陪着她俩一起读书,一起进步。”何田田笑着说。

读书的道路上,要是缺乏老师的引导,那学起来还是比较枯燥的。

所以何田田便打算陪着赵灯笼和小兰一起学,这些东西都是她学过的,其实也不费劲。

赵灯笼喜欢做菜,那就买菜谱看。

赵小兰喜欢药理,那就买医学类的书给她看。

她早就在自己的小商城里搜索了,像这两类的书简直太多了,而且书的内容也很先进。

铺子里晚上的食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天色将黑,直接开门做生意就成。

何田田跟灯笼,小绿还有赵言娘,一路又回到了家的味道铺子。

她们临走时,是把铺子的门锁着的。

回去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铺子门口停了一辆马车。

马车还显得挺贵气的,上面的用布都是宝蓝色的绸布。

何田田走到跟前,看到了马车前面站着的人。

“县……县令大人?”这不刚吃过午饭,这么早就来吃晚饭了?

何田田心里怪诧异的,她还没准备开门呢。

刘县令看像是等了好些时候了,他看到何田田终于回来了,眼睛一亮。

“何嫂子,你终于来了。”

上一秒还很欣喜,下一秒刘县令就到马车上把自家那个逆子拖了出来。

“你小子耳朵是堵着了是吧?听到有人来也不下车?”

“哎哎……爹,我疼……”刘楚玉耳朵被揪的生疼,斜着身子下了马车。

刘县令把刘楚玉推到了何田田面前,略有些尴尬的介绍,“何婶子,这就是我那个逆子,刘楚玉。”

何田田心想,看着就是一个小霸王的样子啊。

这样的孩子在她店里当伙计?确定不会砸她的招牌吗?

唉,算了算了,看在银子的面上还是忍忍吧。

刘县令还真的把银子带来了,他把沉甸甸的银子递到了何田田面前。

“这是三个月的,总共六十两银子。另外,这小子的伙食费从未充卡上面扣,要是用完了您再派人招呼我一声就成。”

刘县令好歹也是一方县令,但在他儿子的事情上,真的可谓是放低了身份了。

何田田也没有多说什么,她接过了银子。

“县令大人请放心,从现在开始就没有什么县令儿子之说了。刘楚玉是吧?欢迎你来我店里干活,要好好表现,不然没有饭吃。”

这话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但是十岁的刘楚玉还是能听到里面的警告之意的。

不过刘楚玉可是从小就是家里的小霸王,只见他小脸一撇,很不屑的哼了一声。

“大胆刁民,竟敢对本公子这样讲话?应该拉到县衙打板子……”

刘楚玉话还没有说完,刘县令一巴掌拍到了刘楚玉的脑门上。

“你小子欠打是吧?来的时候我跟你怎么说的!”刘县令很认真的看着刘楚玉,绷着脸警告道:“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儿子。等你什么时候能吃得了苦,能去读书了,再来当我儿子!”

何田田看刘县令这次不像是在开玩笑,下得决心还是挺大的。

刘楚玉撅着嘴,强忍着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刘县令假装没看见,跟何田田交代了几句,上了马车就走了。

赵灯笼跟赵小兰,还有赵言娘都进去忙活了。毕竟她们可不想跟这个贵公子打交道,她们也得罪不起。

烈日炎炎之下,何田田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楚玉。

“怎么样?想好了要不要跟我进来?”

刘楚玉气鼓鼓的,可是他爹在家的时候也说了,他要是私自跑回去,就把他家里收集的那些弓箭全都烧了。

那些弓箭可是他的命,不能丢。

想到这里,刘楚玉屈服了。

他看都没看何田田,转身自己走了进去。

嘿……还挺有脾气。何田田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还没走到后院,刘楚玉就吓得大叫的跑了出来。

“啊……什么玩意!”

乌金和椰子看到这么个生人进来,两只狗肯定要招呼一番。

它俩也不叫,就流着哈喇子朝着刘楚玉身上扑。

给刘楚玉吓得,抱着何田田的腰躲在她身后。

“呜呜……婶子,你家这养的都是什么玩意啊?这是狗吗?”

哪里会有这么高这么壮的狗啊?跟头小马似的。

何田田把乌金和椰子拦住,“你俩别闹了,欢迎我们的新伙伴加入,以后大家都要住在一起了。”

何田田摸了摸乌金和椰子的头,两只大狗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安静了下来。

刘楚玉还是有些不敢动,这狗比他高,他害怕。

不过何田田硬是把刘楚玉拉到乌金和椰子的跟前,“它俩不咬人的,不信你摸摸?”

刘楚玉家里也养狗,因为他喜欢狗。

可那只是小的,他一只手都能提起来。所以他不害怕。

刘楚玉尝试了几下都没摸到,何田田拿着他的手,摸了摸乌金和椰子的脑袋。

“是不是不咬人?它俩很听话。”

刘楚玉终于放下了戒备心,不过他也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刚刚很是失态。

于是便甩开了何田田的手,“那本少爷也不会干活的,休想让我干活!”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