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下起绵绵细雨,水之国雾隐的气候,终究是被茶之国的暴风雨给影响,雨水冲刷在街道上,将雾忍尸体上溢出的血水冲刷掉,宣布着,这一场偷家由宇智波获胜。

失仓凉了,身体机能漏成筛子的他,在失去白绝细胞惜命的情况下,还被白宇补刀,毫无生还的机会。

白宇走之前,来到失仓面前检查一番。

只能说可惜。

可惜没有在失仓死之前,狠狠捞上一笔医疗忍术熟练度,元师是不想救,失仓是想救,救不活,但能刷刷经验,或者吸纳能量体。

在照美冥眼里。

或许正是因为这位四代目水影的死,才唤来了天空上这一场雨。

一切显得很压抑。

四周浑身带血的宇智波忍者,汇聚集合,按规矩排成序列。

有数三分之一宇智波忍者,神情哀伤,正盘坐在地上,施展“复生傀儡核心封印术”封印那些战死同伴的写轮眼。

宇智波阵亡将近120人。

一场战场想不出现伤亡。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宇简单安排任务,让八代暂时跟随照美冥平定雾隐村的内乱,汇聚之前被雾隐鹰派叛忍压迫的忍者形成新雾隐派系,把照美冥的权力稳固住,再向那些叛军发送战败信息。

在宇智波忍者核心封印术完成后。

众人回到水影大楼。

长十郎被照美冥派遣联络那些元师派系的旧部,如今那一批人,已经所剩不多,但却是元师派系的核心。

照美冥想要在雾隐立足,必然需要得到他们的支持,然后才能名正言顺,登上影的位置。

在雾隐,水之国大名对影的同意意见显得无足轻重。

……

……

水影办公室。

经过照美冥运作,元师派系残留的雾忍,纷纷向大楼集合。

他们被压迫了两个多月,终于迎来了希望。

可笑的是,依靠着他们之前觊觎的宇智波才完成翻盘。

如今原本元师这边的领袖。

被雾隐鹰派叛忍,残害到只剩下一个“青”,也就是那位忍界之中唯一抢了日向家一只右白眼的雾隐上忍,未来照美冥的影护卫。

此时办公室里。

恢复些许气色的照美冥,坐在水影座位上如坐针毡,她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不是那些雾隐叛忍,而是此刻坐在自己右手边第一位,刚刚救了她,救了雾隐村的宇智波少年。

这就是忍村与忍村之间的交涉。

可以是敌人。

可以是盟友。

关系转换,千变万化,但除了穷到发疯,变脸速度巨快的砂隐,很少有忍村会直接吃完就掀桌子,背刺盟友的。

照美冥也愁。

直接把雾隐给宇智波,也不现实,不说阻碍重重,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这样违背常理,自己这个五代目水影,变相出卖了整个雾隐。

青等元师残留派系忍者,坐在左边,他们神情也没好到哪里去。

白宇,八代,芙,再不斩,则坐在右边。

鬼交觉得尴尬。

不知道坐哪边,他干脆没有参加这次收尾会议,守在会议门外,但却能听到里面交谈的内容。

人到齐后。

白宇打量对面这些人,包括青在内,所有被雾隐鹰派叛忍打压的雾忍,衣裳褴褛,没有一点精气神。

白宇起身,从小跟班芙手里,接过卷轴和笔,开始现场拟定宇智波忍村与雾隐村的合约。

这种协约只能战场准备。

毕竟谁也不清楚事态发展走向。

他在书写期间。

照美冥勒令全场安静,当然这条命令,是下达给她自己这边的元师派系忍者。

时代变了。

雾隐村未来在宇智波忍村面前,只能矮半头,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如此。

照美冥只求少年开的条件,能够别太过份,可一旦过份,她带着剩下的雾隐,又能有什么办法?

跟宇智波开战?

她没那个能力。

眼瞅着白宇书写过半,她主动起身,优雅地批上水影长袍,戴上水影兜里,来到少年面前,俯身轻道:“白宇,我们谈谈……”

澹香扑鼻而来。

白宇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经过半天休息,神情恢复不少的照美冥,拿着笔和卷轴,没有拒绝她,起身后点头。

他的模样像是在学习的优秀少年。

可青为首的老成派忍者,却丝毫不敢小巧对方,他们雾隐村的未来,此刻全部被这个少年掌握着。

一句话便可掌控生死。

八代等人则神清气爽。

这场胜利对宇智波而言,来得无比及时和畅快!

芙看着身边的八代,她内心小窃喜,几个月前,她还代表泷隐村出使宇智波忍村,短短几个月后,她已经加入了宇智波忍村谈判代表序列,并且跟白宇坐在一起。

照美冥带着白宇走上水影大楼的天台出口。

外面依旧下着细雨。

照美冥没有选择出去,而是背对天台,坐在最高一层台阶上,指着身边的位置,惆怅道:“不介意陪我坐一会儿吧?”

白宇书写着协约,缓缓坐下,照美冥忽然刻意贴靠了过来。

他很想谈,却谈不掉。

因为通道狭隘,左边就是护栏,只能说,照美冥身材太好了一点,近距离坐下,白宇甚至能感知到她混乱的心跳。

“你不用这么紧张,虽然我说过,要把雾隐村变成宇智波的后花园,但万一我的计划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呢?”

白宇安慰道。

照美冥苦叹:

“你安慰人的方式,还真是独特,都变成后花园了,雾隐跟在我手上卖给了你,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

“白宇……我们做个交易吧!”照美冥轻咬贝齿,面露纠结的模样,美眸轻颤,盯着少年,她摘下水影斗篷,褪去披在身上的白色水影长袍。

白宇:“……”

你这下搞下去。

书就没了。

我跟你说。

白宇眉头紧皱,急道:“做交易好说,别动不动就脱衣服,在忍界里,有的人一脱衣服就会死,这个原理你没听说过吗?”

“啊?忍界里还有这种怪人?”照美冥哭笑不得,她白如牛乳的面容,泛起一抹霞光,羞涩道:“我里面穿了日常穿的裙子,不用担心。”

“呵呵……”

白宇继续书写条约,大概是宇智波的阴遁查克拉在作祟,他现在对红粉骷髅不是太感兴趣,一心只想肝忍术,或者是发展忍村。

宇智波一族,很少有栽倒在女人身上的吧,当然栽倒在女人身上的下场都不太好,比如带土是个例外。

照美冥脸颊滚烫,支支吾吾,嘴唇翕动:“如果你不介意,等再过几年,你不嫌弃我,我就辞去水影职位,去宇智波忍村当你的贴身女仆长,我从芙小姑娘那听过,你喜欢收集女仆?”

“咳咳……”白宇手中的笔停滞了一下,面色镇定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作:孩童说的话,是没有忌讳的?”

“没有听说过。”照美冥红着脸摇头,沉吟道:“不可以吗?”

白宇咂嘴道:“也不是不可以,家里不缺你这一张吃饭的嘴。”

照美冥美眸一挑,闪烁期许,红唇轻抿嘴,内心由忐忑不安,转变为惊喜。

很快,她又迎来一盆冷水。

白宇继续书写协约,解释道:“但家里已经有女仆长,卷你认识吧,你应该见过,她是我收的第一个女仆,按照顺序,她是女仆长。”

照美冥低头娇羞道:“没关系,我可以当小的。”

白宇:“……”

神特么当小的。

不说别的。

女仆,难道有当水影有意思?

白宇将目光瞄准重点,直接开口道:“你还是说说你想要交易的条件吧!”

照美冥表情一愣,旋即恢复正色,点头道:“我希望你,可以保留水之国的尊严……”

“就这?”

白宇在卷轴书写下最后一笔,将协议卷轴丢进照美冥广阔的胸怀里,她伸手将其借住,认真从头看到尾。

宇智波忍村与雾隐协议。

白宇写得很详细。

由经济、民生、政策,等各种方面出发,草拟出初次协议内容模板。

主要内容大致为:

“水之国以及雾隐村,在五代水影照美冥带领下,无条件遵循宇智波忍村体系制度,与波之国,茶之国,三国一起共同建立以宇智波政权为核心的新的海上国度,炎之国!”

看完卷轴。

照美冥如梦初醒,她脸上的担忧消散一空,神情激动看着身边少年,二话不说,将猝不及防的白宇拥入怀中,给予大大的拥抱。

白宇眼前一黑。

犹如坠入柔软草地之中,又好像躺在阳光温暖的海洋上,感受着风和日丽下的波涛汹涌。

“淦,喘不过气了!”白宇在巨大的黑暗中惊呼。

关于这份卷轴协约。

对于照美冥而言,除了保留住水之国雾隐村的颜面,此外还给了雾隐村一个天大的机缘。

她早就想名正言顺,带着雾隐在既保留尊严,和主权的同时,踏上宇智波这条在少年带领下在海上高速发展的船。

如今白宇保留了水之国雾隐村的尊严,还给了她这个机会。

她还求什么呢?

这不主动投怀送抱,多少有点不识好歹了吧。

……

……

“白宇哥哥,你刚刚喝牛奶了吗?”

芙好奇看着跟照美冥一起回来的白宇,嗅着少年身上的香味,再看了看照美冥,发现坐在水影座位上的那位大姐姐脸红得跟苹果一样。

白宇尴尬回答:

“嗯?什么,你想喝牛奶?会议马上要开始了,忙完回宇智波忍村,我请你喝。”

芙忽然翘气都嘴:“哼,白宇哥哥,你不厚道,居然吃独食,不叫芙。”

白宇哭笑不得。

他将协议卷轴递交给芙身边的八代,后者恭敬双手接过卷轴,按照流程,递给已经看过卷轴的五代目水影照美冥。

照美冥装模做样,再度展露出欣喜之色,将卷轴递给了青等一众雾隐忍者。

雾隐忍者们传阅过这份草桉合同。

以青为代表,一个个脸上,浮现出不同的神情,但大多都是紧张转为松懈之后,向他们雾隐村的不世天才,五代目水影大人,投去愧疚的表情。

在青等人眼里。

自家大人。

在宇智波这群既是救星,又是豺狼的宇智波手里,为了给水之国和雾隐村争取这么巨大的利益,恐怕牺牲了很多,毕竟,自家大人美貌正处于巅峰。

就在雾隐众人想歪时。

照美冥尴尬道:“诸位,大家投票决定,是否与宇智波忍村合作,在海上建立新的秩序国度!”

这是走一遍程序。

青率先举手急道:

“大人,和宇智波忍村在海上建立新的国度,对于此时的雾隐村而言,自然是极好的,可这得需要以宇智波忍村为政权中心,我怕大名……他不会同意。”

白宇澹定开口:“水之国大名,交给宇智波处理就行。”

到时候宇智波大军围城。

还有他大名说话的份吗?

在这场确定雾隐未来走向的会议进行前,白宇的各种外围安排,便已经下发下去,办事效率极高,一个接一个的命令,将雾隐村安排得妥妥的。

眼下,白宇只需要等宇智波忍村,传来捷报,再布置下一步战略计划。

……

……

轰隆——

茶之国,宇智波忍村外围海域,战火连天,经过一天鏖战,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雾隐鹰派叛忍,仗着人数优势,对茶山发起了总攻击。

哪怕正面有止水和富岳在。

因为雾隐鹰派忍者数量实在太多,他们看似只能放弃茶山第一道防线,退缩茶山内部,与突破防线的雾隐鹰派忍者,打阵地白刃战。

止水和富岳,乃至从雾隐战舰后方杀回来的鼬,带着为数不多的宇智波忍者抵抗如同蚁潮一般,一波接一波的雾忍攻势。

三人为了防止雾隐有后手。

轮流开启须左能乎。

抵抗正面雾忍最凶勐的攻势。

宇智波的防线,看似陷入大溃败中,只要耗死三尊须左能乎,雾隐就能获得最终胜利。

站在战舰前方的雾隐鹰派长老,凝视陆续涌进茶山的雾忍,继续下达全体进攻的命令。

雾忍在被洗脑下,不要命地往茶山上冲。

这一天鏖战下来。

雾忍死伤在2000多人左右,忍者虽然高攻低彷,但因为灵活,所以阵亡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除非遭遇须左能乎的大范围攻击。

而宇智波这边。

茶山内部。

漩涡医护人员与泷忍合力协助,为送往内部通道的伤员,或者是需要进行复生傀儡术的宇智波忍者,进行救治。

而此刻。

当宇智波放弃茶山防线后,无数雾忍侵袭而来,宇智波忍村除了正面被牵制的须左能乎,大有失守的颓势。

一处医护甬道中。

宇智波稻火带队瞬身而至,这名25岁,还算俊俏的宇智波上忍,开着三勾玉写轮眼,脸颊被鲜血沾染,浑身战甲破损,留有无数刀痕,还有未取下来的苦无。

他带着两名队员,钻进甬道,在一众漩涡医护人员里,找到了他所认识,同样为漩涡医护小队长,同龄姑娘“漩涡奈绪”。

两人一见面。

在这种肾上腺素飙升的生死时刻,也不装了,直接拥抱在一起。

两名宇智波成员,看着他们队长这样,再想起自己没有女朋友的处境,只觉得这比被雾隐砍上两刀还要痛。

痛,实在是太痛啦!

周围漩涡医护人员,倒是传来各种起哄的笑声。

“你没事吧?”漩涡奈绪一脸担忧,伸手为稻火清理脸上的黑色油污。

稻火摇头,急道:“快带着你的人迅速转移,往指定的茶山内部甬道进入避难所。”

漩涡奈绪刚一点头。

甬道里奔袭出大量雾忍。

“走!”

稻火沉声说完,将漩涡奈绪拉扯到身后,握紧苦无,向袭来的雾隐狂奔而去。

其余两名宇智波队员,同样加入战斗,为漩涡医护人员拖延时间。

漩涡奈绪尽管眼眸里泛起不舍,但还是带领身边的族人,收拾医疗设备,以及物资,快速向甬道里撤退。

而在这时。

甬道后方,同样出现不少渗透进茶山内部的雾忍,她们是最后一批向避难所撤退的漩涡医护人员,所以碰到雾忍在所难免。

其他漩涡医护人员,早已撤离。

就在漩涡奈绪准备握着苦无,亲自上阵时,后方瞬身击杀五名雾忍的宇智波稻火,来到女孩前面,冷酷道:

“战斗的事,就交给宇智波的男人吧!”

话音一落。

宇智波稻火双手结印,释放出“火遁·凤仙火”,后方那些雾忍,联合使用水遁,但水浪与火团抵消之后,从火团中猝不及防飙射而出的手里剑,收割掉他们的生命。

漩涡奈绪一颗紧张的心,因为有眼前这个青年,以及身为在宇智波忍村里,得到放松。

在这一刻。

他们都不希望,好不容易获得的和平,被这些来自海上的贼寇给打破。

无论是宇智波忍者也好,还是漩涡,泷忍,见识过白宇带领下的忍村后,再也不愿意回到以前混乱的旧秩序时代。

而就在此时,放任敌人进入茶山。

止水收到情报部实时信息,最后一支深处茶山内部的漩涡医护队伍,完成转移,他立即下令,围绕茶山开启第二阶段防御模式。

此刻,先行闯入茶山的主力雾忍,按照鹰派长老的指令,率先占领茶山正面无人防守的四条修长隧道里,想要爆破茶山大门,让宇智波永远失去这第一道防线。

茶之国东面渔村海域。

战舰在海浪之中摇曳。

为首最大的战舰,甲板前端,那一名精神矍铄,大约在六十岁的雾忍鹰派长老,忽然收到来自雾隐村内部的情报。

这名鹰派长老此刻无比激动。

再给他十几分钟,宇智波茶山第一道防守,绝对会全面崩塌,只要从内部打开茶山大门,宇智波在这场战斗中,就别再想关上它!

雾隐鹰派长老手握卷轴,低下眉头,仔细

情报共有两份。

一份是由同为雾隐鹰派残部发来的求援信号,另一份则是元师派系发来的战败通报。

看完这两份卷轴。

“家被偷了?”

雾隐鹰派长老顿时头皮发麻,他浑身颤斗,胸腔气息岔开,口腔泛起腥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在这关键时刻。

家被偷了???

一旁的雾忍鹰派忍者,纷纷上前搀扶老者,拾起掉落在甲板上的卷轴查看。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