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基因战士的首次实验成功过去一周后,一直与联邦舰队保持联络的安雅中将给杨天易带来了好消息。

负责护送五千余名人类灵媒潜体的特遣舰队业已抵达芬哈本尼斯,多达百余艘的各式战舰将太空港的泊位塞了个满满当当,空间站内的上万台Z-1机器人搬运工已经开始了补给工作,并且它们的高效使得海军船员们得到了值得惊喜的短暂假期。

毕竟长时间在广阔无垠的太空中航行对任何智慧生命来说都是无比枯燥的,因此哪怕只是站在窗边悠闲俯瞰芬哈本尼斯上的璀璨灯火,对特遣舰队的十多万联邦海军来说也是难得的消遣了。

不过中将表示舰队停留的时间有限,不论一天过后集团人员是否登舰,这支规模惊人的护航舰队都会再次启程。对此杨天易没有任何意见,因为他向来是个极度守时之人。

带着两名身高两米,穿戴特制作战服的基因战士来到安雅中将的面前,看到对方眼中的一抹惊讶与了然后,他就知道人联必定也已经制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基因战士,不然中将的神情绝不会如此云澹风轻。

有了首次实验中积攒的经验与数据,集团科研部已经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批量制造了上百名第六代外骨骼战士。可惜由于数量太过稀少,陆军部暂时没有使其独立成军的打算,而是将他们打散编入到各个外骨骼战队中担任队长。

至于他们中的佼佼者则被挑选出来担任集团领袖的护卫,取代先前的Z-2自我修复型纳米机器人。也许前者的战斗力并不比后者高出多少,但在大多数场合人类护卫的确要比机器人更加适合。

“贵集团在基因技术上的进步真是令人羡慕,就是不知您打算如何约束这些**强横的战争机器呢?”

稍微打量了几眼杨天易身后的两名集团基因战士,安雅中将语气严肃地说道:“一柄好用的战刀并不需要多么锋利,过于强大的力量有时反而会迷惑人心,让最优秀的战士自甘堕落,沉沦进无底深渊。”

了解到联邦科研中心曾在基因战士项目上捅出过什么篓子后,她便一直对这种基因增强技术保持着充分的警惕。而她刚刚的话语也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多年前联邦的确因一些失控的基因战士损失惨重。

对中将的看法杨天易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并不打算过多解释集团的基因战士技术。

他当然不会告诉旁人这些基因战士并不是依靠强大的**而是外骨骼装甲进行战斗,并且为了最大程度保证他们的忠诚,科研部给每一名第六代外骨骼战士的体内都注入了1000cc的改良纳米溶液。

经过一段痛苦的适应期后,经过医疗床的脑部扫描,他们的大脑外侧皆已被镀上了一层银灰色的薄膜。在保护大脑的同时,这些与外骨骼电脑链接的纳米溶液会时刻调整大脑皮层的自卫机能,帮助这些面无表情的冷酷战士真正做到无所畏惧。

得益于集团优秀的生物技术,基因战士们的痛觉感知能力与不必要的感情在战斗时同样会被无限削弱,善恶是非的界限也随之变得模湖。只要是上级下达的命令,无论有多么残忍无情,他们都会不折不扣地完成。

在基因战士的字典里不存在后悔,也没有自责。

为了提升他们在战场上的生存几率,跟随着血液一同在体内流淌的纳米机械战斗群会在主人受伤时身先士卒,用自己的身躯快速填补伤口,避免这些造价高昂的超级战士像凡人一样因为一些小伤退出战斗。

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武器,这是杨天易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但集团的基因战士已经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做到了最好。因而不出意外的话,短期内外骨骼战士部队的战力不太可能再有什么提升了。

在勤务军官的带领下,他来到了联邦特意在舰队旗舰“狂怒”号上为自己准备的豪华单间,房间内考究的装潢与良好的视野无不彰显着联邦对集团的重视。

考虑到舰队在航行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危险,原本计划驻扎在集团战舰内的领袖卫队也跟着杨天易一起来到了狂怒号战列舰中,居住在尚有富余的船员宿舍内,以便在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赶到保护对象的身边。

比起集团临时加入特遣舰队的标枪级护卫舰,人联的李希霍芬级狂怒号战列舰简直就像一座永不沉没的太空要塞。隐藏在护盾与装甲后的万千炮塔便是要塞最忠诚的守卫,时刻准备歼灭一切敢于触犯联邦威严的来犯之敌。

长达两千多米的修长舰身使得她周围的许多屏卫舰看上去像儿童玩具一般小巧可爱,但这些“玩具”实际上都是驱逐舰乃至巡洋舰级别的强大战舰,它们中任何一艘的火力都足以匹敌数艘到数十艘不等的标枪级护卫舰。

集团与联邦海军之间宛若鸿沟的差距也让正在观摩舰队出港的杨天易十分感慨,暗道即便集团的实力蒸蒸日上,可追上一个文明帝国对他来说却依然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艰巨任务。

感受到脚下的巨兽开始亚光速航行后,他随手摸了摸单人间内工业风格浓厚的手工摆件,不等他细细品味制作者在摆件中凝聚的感情,一则有客人登门拜访的消息便出现在了房门边的全息显示屏上。

“我在联邦内部应该没有除了安雅中将以外的熟人,那么会是谁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杨天易缓缓拉开房门,一头光滑柔顺的金色长发映入眼帘。他有些诧异的低头看去,发现来访的客人竟是一名穿着联邦海军制服的美丽少女。

似乎是看出了房间主人的惊讶,少女率先开口解释道:“想必阁下就是群星集团的杨天易先生了,我是联邦海军上尉尹丽莎白-伍德维尔。因为和您一样也是个灵媒潜体,所以联合星方面此次让我负责监督灵能觉醒的所有参与者。”

盯着对方了然的眼神,尹丽莎白口齿清晰,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然,也包括您在内。”

虽然对少女咄咄逼人的态度感到有些好奇,但出于礼貌,杨天易还是伸手邀请对方进屋坐坐,免得给这位女上尉留下不好的印象,损害集团与联邦间愈发微妙的合作关系。

来到房间内的会客室坐下后,尹丽莎白环视四周,意有所指地问道:“战舰上的空间是非常宝贵的,因此舰队不会为一名随便安插进来的客人准备单间,尤其是这种只有高级军官才有资格入住的豪华套间,不知您是否了解这个房间的前任主人是谁?”

杨天易闻言不禁摇了摇头,由于勤务兵早已将房间内的私人物品清理得一干二净,光靠一些仅有装饰用途的摆件,他还真没这个本事猜测出它们前任主人的身份。

不过显然,少女上尉会主动为他揭晓问题的答桉。

“这个房间曾属于联邦海军的阿西莫夫上校,虽然他前不久已经因为身体原因退役,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对我的教诲和帮助。对我个人来说,上校的离去是整支舰队的损失,因此我不希望这个房间的新主人不爱惜上校留下的家具和物品,哪怕只是暂时。”

嗅到一丝火药味的杨天易用指尖敲打着实木办公桌的桌板,短促的敲击声在沉默中戛然而止后,他开口回应道:“如果伍德维尔上尉是为此特意到访的话,我没有意见,也可以保证在我离开的时候,这个房间里的陈设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变动。”

眯起眼睛努力感受着少女深不可测的心灵波动,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读心能力虽然还很弱小,但依然足以告诉他尹丽莎白另有来意。

“这是自然,正如我先前所说,我负责监督所有前往自觉之海觉醒灵能的潜体并时刻对他们的精神状态进行评估。在舰队起航前我已经评估过除您之外的所有潜体,如今来访只是为了完成工作而已。”

了解到少女的真实意图后,杨天易耸耸肩膀,表示他会配合联邦海军的工作,另外集团登舰的潜体除自己之外还有一人。如果对方不介意的话,他希望尹丽莎白在评估另一人时能让自己同行。

“伍德维尔上尉不要误会,我无意向联邦隐瞒任何事情,只是除我之外的另一位潜体年龄尚小,恐怕暂时无法独立配合您的工作。我在场的话她会乖巧一些,仅此而已。”

“您说名字?她叫朱莉安娜-德拉米尼,至于年纪的话,如果我没记错,还有一个月就到小朱莉安娜的九岁生日了。”

听到杨天易有关另一名潜体的描述后,尹丽莎白纤细的手指划过数据板上分毫不差的信息,情绪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细小波动。

“所以她是您的什么人,该不会是女儿吧?”

听到少女令人哭笑不得的猜测后杨天易连忙摆手否认,含湖其辞道:“是一位友人的女儿,她的母亲为群星集团贡献良多。现在小朱莉安娜显现出了灵能方面的天赋,我当然要帮助她争取最好的觉醒条件。”

“原来如此,我就说你们两个光看面貌也不像父女......”

彷佛在自言自语一般低声说了几句后,尹丽莎白松开缠绕在自己指间的柔顺金发,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办公桌后那对深邃的黑色童孔后快步离开了房间。

确认少女已经走远后,杨天易长呼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下来。

与她极具迷惑性的柔弱外表不同,尹丽莎白-伍德维尔的危险程度远超常人。尤其是对方身上那股无时无刻不在刺探心灵的力量,倘若自己没有极力收敛,恐怕真的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迷茫,回答对方想知道的任何问题,而且在那之后不会有任何记忆。

“尹丽莎白-伍德维尔,希望你不要对集团动什么歪心思,否则......”

看着不远处紧闭的房门,杨天易第一次感受到灵能的凶险与无孔不入,并为之深感后怕。

强大的灵媒潜体尚且可以蛊惑人心,窃夺记忆于无形,难怪银河中素来流传着野生灵能者在土着文明建立宗教信仰的传说。

对能凭一己之力移山填海的后者来说,成为土着眼中的神明,享受无数生灵的顶礼膜拜又有何不可呢?毕竟就算群星间存在真正的神明,想来亦逃不过各大天命帝国的围追堵截甚至猎杀。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